TikTok非死不可:时代终结!再也没有互联网全球化

藏斋文玩 2020-08-04 阅读:226
藏斋猛犸象牙微信号:3927332


文 | 胡野原
原创首发 | 金角财经(F-Jinjiao)
2010年末,那一年的《时代》杂志2010年度人物竞争异常激烈。
呼声最高的几位选手有维基百科创始人阿桑奇,还有娱乐圈当红炸子鸡Lady Gaga,但他们都败给了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彼时,他26岁,创办Facebook已经7年。
登上《时代》杂志年度人物一周之后,12月20日,扎克伯格带着他的华裔女友第一次秘密访华。
他在北京跟百度CEO李彦宏在百度食堂一起吃午饭。当时有百度员工说,他看上去和李彦宏私交甚好。在北京的第三天,他去西二旗的新浪拜访。那是他和中国互联网界的第一次直接交流,一切看起来都很和谐。
扎克伯格在北京雾霾天里边跑步边憧憬着在中国的黄金时代,而在10公里之外的锦秋家园小区里,一个叫张一鸣的年轻人在捣鼓着他的创业产品,九九房。这是一个做房产搜索的网站,老板张一鸣,和扎克伯格年纪差不多,当时正27岁。
没人知道张一鸣有没有偷偷在锦秋家园搜索扎克伯格的新闻,但是两年之后,张一鸣又创业了。
2012年,张一鸣创办字节跳动,地点还是在锦秋花园。和创始团队起名字的时候,公司中英文名字是一块想好的,因为觉得“移动互联网带给我们的机会在全球都存在”,公司名就定作“byte dance”。
这时,美国精英扎克伯格的眼里,还看不到张一鸣。
但是在2014年,两人有了直接的亲密接触。那年9月,张一鸣31岁,去Facebook总部参加了一场研讨会,会议主题叫做“中美技术:比较与对话”。
之后他又参观了Facebook、特斯拉和爱彼迎(Airbnb)等科技公司的办公室。这次参观时有一件小事让张一鸣感到十分震惊,他在硅谷居然遇到了一些喜欢小米手机的Facebook和Twitter员工。
回到北京,张一鸣觉得,中国科技公司的黄金时代即将来临,并开启了全球化征程。
扎克伯格的中文演讲和红色领带,没能让Facebook进入中国市场,但中国的对手却在美国长驱直入。小扎顾不得辛苦经营多年的华裔好女婿人设,撕下脸也要在听证会上暗戳戳地指控中国对手。
大洋两岸是不同的世界,但太阳底下没有什么新鲜事。经济战争背后,大国博弈之中,这种种伪装和撕去伪装的举动,都不过是生意场上的必然。
跳动在美国的TikTok
2015年年初,张一鸣和团队跑到冲绳开了个年会,在一个居酒屋里,他们喝着日本清酒,第二次讨论做不做短视频。
如果你在2015年前后经常逛微博,那你一定记得当时许多人发布的视频中,都有小咖秀、美拍、趣拍等水印。以小咖秀为例,这是一款“对嘴型表演”的app,你可以在应用里找到各种夸张搞笑的表演片段,自己对口型模仿然后上传。
红红火火的短视频领域,被看做是移动互联网的下一个风口。2016年,字节跳动进入短视频领域,孵化了抖音。还宣布将投资10亿元补贴短视频内容创作者。
彼时短视频还未风靡。市面上已有的短视频产品,大多为横屏,少部分竖屏产品,采用一屏展示多个视频的方式,点进去才能全屏观看。而抖音,全屏显示一个视频,一打开就自动播放。在中航面试间,小安与抖音的初见,他和很多面试者一样,并不看好这款产品,觉得“交互太诡异了。”
但这是中国互联网行业中短视频崛起的一年。
在大洋彼岸的美国,特朗普刚刚在美国总统大选中获胜。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这个一头张狂金发的富翁身上,没有人关注到,在美国还有一家与小咖秀类似的公司,名为Musical.ly,他们打造了一个让用户制作并分享15秒到60秒对口型MV的社交软件。
这个2014年8月才上线的应用,用不到一年便登上美国iOS免费榜第一名。等到2016年2月,已经累计登上了超过30个国家和地区的iOS免费榜第一名。
在字节跳动宣布10亿补贴前一个月,扎克伯格在硅谷见过Musical.ly创始人阳陆育和联合创始人Alex,试图将之收购。但最后扎克伯格自己退缩了,因为Musical.ly虽然在美国运营,却流淌着实实在在的中国血统。
如果当时扎克伯格没有因此而退缩,而是坚持收购,或许就将尚未萌芽中的TikTok扼杀在摇篮中,现在的世界移动互联网格局将被改写。
但历史不会改变。扎克伯格放弃之后,随之而来的是张一鸣。
在字节跳动旗下短视频应用相继出海的背景下,短火山小视频海外版Hypstar、抖音海外版TikTok接连推出,同时,字节跳动开始了极速扩张。
2017年底字节跳动以估值10亿美元的价格全资Musical.ly。收购完成后与TikTok完成合并,TikTok开始以暴风般的速度风靡海外市场。
商场就是这样瞬息万变,你放弃的这袋面粉,很有可能被被人买去,然后做成蛋糕,卖给你的顾客。
2018 年8 月,字节跳动在官宣收购Musical.ly 九个月后,宣布TikTok 和Musical.ly 正式合并,原Musical.ly 用户迁移至TikTok。从此,全球多了一个能每月让5 亿人在手机上刷刷刷的社交新贵。
2018年9月,TikTok的下载量力压Facebook、Instagram、Youtube和Snapchat。 2019年2月,它的全球累计下载量突破十亿。 2019年9月在苹果App Store和谷歌Play上总下载量位列第一。
这背后的意义不仅仅只是一款App突然爆红这么简单。
美国是什么地方?全球科技巨头们的大本营,Google、微软、苹果、Facebook、亚马逊……这个名单如果列下去可以列出来一长串,这个全球互联网的中心,是科技巨头们最重要的战场。在这里,他们从来都是无敌的。
但从2017年至今,已有过百家媒体注册了TikTok账号。2019年,NBC将宣传阵地从Snapchat转移TikTok,并且每周在TikTok上传四条新内容。
使用TikTok浏览和分享内容,正逐渐成为美国年轻人的生活方式。
数据诚实却让人震惊——49%的美国年轻是TikTok的用户,每个装有TikTok的美国人平均每天会打开这款软件8次,平均每次时长为5分钟,远远超过了Facebook、Instagram 和Snapchat等传统社交软件。
TikTok是第一个打上美国本土,还打得这些巨头们毫无招架之力的对手。在这个房间里,TikTok是房间里的大象,让人无法忽视。
酝酿已久的冲突
在TikTok一路高歌猛进时,冲突也在酝酿当中。
2018年11月,全球AppStore与GooglePlay移动应用畅销榜及下载榜显示,TikTok排名第二,超过Facebook与Instagram,仅次于WhatsApp。
从起步到冲到接近顶峰,只用了2年的时间。面对来势汹汹的TikTok,国外巨头对其一直是虎视眈眈。
TikTok登上第二的2018年11月,Facebook发布了短视频应用Lasso。但拼死拼活推广了4个月,下载人数只有7万人,TikTok这边的同期下载量则高达4000万。
在旁观者看来,这或许只是一个竞品没打赢对手而已。但在全球社交巨头Facebook看来,这是一个莫大的危机。
在2017年时,尚有71%的青少年在使用Facebook,但到了2018年,这一数字就只剩下50%左右。
年轻人去哪儿了?这个问题困扰着Facebook和扎克伯格,直到他们发现TikTok。
2019 年9月,美国研究机构搞了一项调查,只有2%的美国青少年(13至17岁)认为TikTok是他们最常使用的社交平台。但今年3月的调查中,13岁至35岁美国人里有27%的人用过TikTok。另外,已经至少有5220万生活在美国的人用过TikTok。
扎克伯格迎来了最强劲的对手。以至于他后来在乔治城大学演讲时,开始公开表达对TikTok的不满,他认为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崛起,是对美国言论自由的威胁。
发表演讲几天后,扎克伯格与特朗普在白宫共进晚餐,相谈甚欢。
特朗普后来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与扎克伯格的合影,说他们在椭圆形办公室举行了一次“不错的会面”。但这两个最讨厌TikTok的人究竟凑在一起谈了些什么?双方都没有透露。
此时,Facebook在全球市场都在节节败退。在印度,TikTok下载量单月高达2600万次。
这种碾压一般的优势正渐渐普遍化。印度2019年下载量前10名应用程序中,有6个产品来自中国,上榜的美国产品仅有3个。
前几个月,全球疫情爆发,让TikTok人气更加暴涨,成了年轻人进行创意表达和保持人际交流的重要平台。
2020年4月29日,移动应用数据分析公司Sensor Tower发布了一篇报告,指出TikTok已经突破全球20亿下载人次。
TikTok的火爆逐渐让它拥有了更大的声量,在美国乃至全球,TikTok的绝大多数用户都是年轻人,他们主导着TikTok上的话语权。在某些时候,这几乎是年轻人表达自己的唯一渠道。
今年6月下旬,特朗普在美国图尔萨市搞了场竞选集会。竞选团队特意包了当地的体育馆,结果最后现场只来了6200人,能容纳1.9万人的场馆空空荡荡。
然而,开场前特朗普竞选团队还宣扬有超过100万门票申请,为了让热情前来的支持者不坐冷板凳,团队还在外场临时搭建舞台。
诸多努力之后,看到的却是这般结果,特朗普很不高兴。
TikTok则被看作是这一切的推手。最早是一位51岁的美国公民在Tiktok上发出号召,“想要让特朗普一个人面对空空荡荡的场馆吗?那么来预定门票,然后放他鸽子吧!”
这段52秒的视频打响了图尔萨市反川第一枪,然后星火燎原般的飙升到数百万。
特朗普对TikTok仇视的种子,就此深深埋下了。
没多久,特朗普竞选办公室就用总统和副总统的个人帐号在Facebook投放竞选广告,呼吁选民抵制、封杀TikTok。
本来TikTok在美国朝野之间反对的声音就特别大,再加上特朗普个性非常鲜明,他本人又比较讨厌的情况下,对TikTok斩尽杀绝并不奇怪。
最开始,TikTok进军美国,也许是看中了这个全球经济第一、互联网最发达国度的市场。毕竟,在美国自由竞争的经济氛围里,TikTok有很大可能取胜。
现在看来,自由,已经没有了。
互联网全球化终结
1969年10月29日深夜,互联网正式诞生。
当晚11时,尚是学生的查尔斯·克莱恩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Boelter Hall 3240房间的一台计算机上,通过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网络——阿帕网,向位于500多公里外的斯坦福研究所的另一台计算机发出字母“LO“,成为互联网传输的第一条信息。
初生的互联网带着一个显著的特征:信息没有集中的控制。信息被分成许多小数据包,通过网络从一个节点传送到另一个节点。如果一个节点离线,信息就会找到另一条通过的途径,每个包的轨迹都是根据前一个节点的反馈。
互联网的诞生,曾被视为自由降临。到1983年现代互联网诞生时,自由开放理念已经深入互联网的基因之中。
TikTok乃至于Facebook,都可以说基于这种自由的理念而生。
2017年2月16日,马克·扎克伯格在Facebook社区发布了一份信,他说:“我们最大的机会就是全球化,如传播繁荣和自由,促进和平与理解,使人们摆脱贫困,加速科学进步等……现在的进步要求人类不只是作为城市或国家,而且作为一个全球性社会聚集在一起。
他后来的竞争对手张一鸣也曾说,互联网是互联互通的,将来一定是全球竞争。
互联网的全球化,从诞生初始到现在一脉相承。现在,这种基因正在消散。
2020年6月26日,大西洋理事会搞了一场网络研讨会,主要讨论的就是欧洲的数字主权问题,其实早在2019年的时候,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就职的时候就呼吁欧洲“在某些关键数字领域拥有技术主权”。
互联网产品当中最敏感的就是社交平台。社交平台涉及的两个问题,一个是用户的信息资料,一个是充满意识形态的各类资讯、观点。任何一个问题,都可以被上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
全球化,曾通过产业转移等方式,将几个不同的世界连成一片。同时,互联网曾被看作可以通过技术打破各种壁垒的新象征,包括政治、种族、阶层等。人们对未来的世界充满希望,人们唱诵着技术无国界。
只是,随着全球化的终结,网络的封锁也就随之而来。无论因为好,还是因为坏。
全球化的终结,伴随的是民族主义的崛起。社交网络在这个政治角斗场里,太过于容易控制或左右舆论,沦为政治斗争的工具。而TikTok上发起的特朗普竞选集会空场事件,轻易就被认为是在干涉美国内政。
7月6日,美国国务卿迈克·彭培奥就在FOX新闻台上确认,正在考虑封杀包括TikTok在内的中国社交App。
之后,特朗普先后多次表达要在美国封禁TikTok。
这背后的原因,却不是因为TikTok违背了自由和全球化。相反,是因为它太过于自由和全球化。
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以来,TikTok迎来了爆炸式增长。对于Gen-Z(00后)、千禧一代(90后)为代表的年轻用户来说,TikTok成为了标配。
《纽约时报》评价,在这样一个长时间社交隔离的时代,TikTok已经成为了年轻人进行创意表达和保持人际交流的重要平台。
而对于美国而言,国际舆论平台就是美国话语权、展现美国软实力的太平洋。TikTok这个外来物种像一艘核潜艇冲进美国舆论场的大本营,只能是一个不受欢迎的存在。毕竟,这是一个来自于冷战国的新物种。
尤其自从6月下旬特朗普竞选集会被放鸽子以来,TikTok在调动年轻人方面的能力更是为其所忌惮,技术连接群体、吸引群体,轻易地,群体就能借此掀起一场波浪。况且,这场波浪正流着别国的血液,随时有失控的可能。
《连线》杂志(Wired)总编辑Nicholas Thompson对特朗普政府威胁封禁短视频社交应用TikTok一事发表评论文章,称将同时动摇美国两项民主制度的根基:言论自由和市场竞争自由。
事实上,围绕着TikTok的是一场世纪大变。它揭开了这个世界的真相:
互联网的全球化已经落下帷幕。


文 | 胡野原
原创首发 | 金角财经(F-Jinjiao)
2010年末,那一年的《时代》杂志2010年度人物竞争异常激烈。
呼声最高的几位选手有维基百科创始人阿桑奇,还有娱乐圈当红炸子鸡Lady Gaga,但他们都败给了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彼时,他26岁,创办Facebook已经7年。
登上《时代》杂志年度人物一周之后,12月20日,扎克伯格带着他的华裔女友第一次秘密访华。
他在北京跟百度CEO李彦宏在百度食堂一起吃午饭。当时有百度员工说,他看上去和李彦宏私交甚好。在北京的第三天,他去西二旗的新浪拜访。那是他和中国互联网界的第一次直接交流,一切看起来都很和谐。
扎克伯格在北京雾霾天里边跑步边憧憬着在中国的黄金时代,而在10公里之外的锦秋家园小区里,一个叫张一鸣的年轻人在捣鼓着他的创业产品,九九房。这是一个做房产搜索的网站,老板张一鸣,和扎克伯格年纪差不多,当时正27岁。
没人知道张一鸣有没有偷偷在锦秋家园搜索扎克伯格的新闻,但是两年之后,张一鸣又创业了。
2012年,张一鸣创办字节跳动,地点还是在锦秋花园。和创始团队起名字的时候,公司中英文名字是一块想好的,因为觉得“移动互联网带给我们的机会在全球都存在”,公司名就定作“byte dance”。
这时,美国精英扎克伯格的眼里,还看不到张一鸣。
但是在2014年,两人有了直接的亲密接触。那年9月,张一鸣31岁,去Facebook总部参加了一场研讨会,会议主题叫做“中美技术:比较与对话”。
之后他又参观了Facebook、特斯拉和爱彼迎(Airbnb)等科技公司的办公室。这次参观时有一件小事让张一鸣感到十分震惊,他在硅谷居然遇到了一些喜欢小米手机的Facebook和Twitter员工。
回到北京,张一鸣觉得,中国科技公司的黄金时代即将来临,并开启了全球化征程。
扎克伯格的中文演讲和红色领带,没能让Facebook进入中国市场,但中国的对手却在美国长驱直入。小扎顾不得辛苦经营多年的华裔好女婿人设,撕下脸也要在听证会上暗戳戳地指控中国对手。
大洋两岸是不同的世界,但太阳底下没有什么新鲜事。经济战争背后,大国博弈之中,这种种伪装和撕去伪装的举动,都不过是生意场上的必然。
跳动在美国的TikTok
2015年年初,张一鸣和团队跑到冲绳开了个年会,在一个居酒屋里,他们喝着日本清酒,第二次讨论做不做短视频。
如果你在2015年前后经常逛微博,那你一定记得当时许多人发布的视频中,都有小咖秀、美拍、趣拍等水印。以小咖秀为例,这是一款“对嘴型表演”的app,你可以在应用里找到各种夸张搞笑的表演片段,自己对口型模仿然后上传。
红红火火的短视频领域,被看做是移动互联网的下一个风口。2016年,字节跳动进入短视频领域,孵化了抖音。还宣布将投资10亿元补贴短视频内容创作者。
彼时短视频还未风靡。市面上已有的短视频产品,大多为横屏,少部分竖屏产品,采用一屏展示多个视频的方式,点进去才能全屏观看。而抖音,全屏显示一个视频,一打开就自动播放。在中航面试间,小安与抖音的初见,他和很多面试者一样,并不看好这款产品,觉得“交互太诡异了。”
但这是中国互联网行业中短视频崛起的一年。
在大洋彼岸的美国,特朗普刚刚在美国总统大选中获胜。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这个一头张狂金发的富翁身上,没有人关注到,在美国还有一家与小咖秀类似的公司,名为Musical.ly,他们打造了一个让用户制作并分享15秒到60秒对口型MV的社交软件。
这个2014年8月才上线的应用,用不到一年便登上美国iOS免费榜第一名。等到2016年2月,已经累计登上了超过30个国家和地区的iOS免费榜第一名。
在字节跳动宣布10亿补贴前一个月,扎克伯格在硅谷见过Musical.ly创始人阳陆育和联合创始人Alex,试图将之收购。但最后扎克伯格自己退缩了,因为Musical.ly虽然在美国运营,却流淌着实实在在的中国血统。
如果当时扎克伯格没有因此而退缩,而是坚持收购,或许就将尚未萌芽中的TikTok扼杀在摇篮中,现在的世界移动互联网格局将被改写。
但历史不会改变。扎克伯格放弃之后,随之而来的是张一鸣。
在字节跳动旗下短视频应用相继出海的背景下,短火山小视频海外版Hypstar、抖音海外版TikTok接连推出,同时,字节跳动开始了极速扩张。
2017年底字节跳动以估值10亿美元的价格全资Musical.ly。收购完成后与TikTok完成合并,TikTok开始以暴风般的速度风靡海外市场。
商场就是这样瞬息万变,你放弃的这袋面粉,很有可能被被人买去,然后做成蛋糕,卖给你的顾客。
2018 年8 月,字节跳动在官宣收购Musical.ly 九个月后,宣布TikTok 和Musical.ly 正式合并,原Musical.ly 用户迁移至TikTok。从此,全球多了一个能每月让5 亿人在手机上刷刷刷的社交新贵。
2018年9月,TikTok的下载量力压Facebook、Instagram、Youtube和Snapchat。 2019年2月,它的全球累计下载量突破十亿。 2019年9月在苹果App Store和谷歌Play上总下载量位列第一。
这背后的意义不仅仅只是一款App突然爆红这么简单。
美国是什么地方?全球科技巨头们的大本营,Google、微软、苹果、Facebook、亚马逊……这个名单如果列下去可以列出来一长串,这个全球互联网的中心,是科技巨头们最重要的战场。在这里,他们从来都是无敌的。
但从2017年至今,已有过百家媒体注册了TikTok账号。2019年,NBC将宣传阵地从Snapchat转移TikTok,并且每周在TikTok上传四条新内容。
使用TikTok浏览和分享内容,正逐渐成为美国年轻人的生活方式。
数据诚实却让人震惊——49%的美国年轻是TikTok的用户,每个装有TikTok的美国人平均每天会打开这款软件8次,平均每次时长为5分钟,远远超过了Facebook、Instagram 和Snapchat等传统社交软件。
TikTok是第一个打上美国本土,还打得这些巨头们毫无招架之力的对手。在这个房间里,TikTok是房间里的大象,让人无法忽视。
酝酿已久的冲突
在TikTok一路高歌猛进时,冲突也在酝酿当中。
2018年11月,全球AppStore与GooglePlay移动应用畅销榜及下载榜显示,TikTok排名第二,超过Facebook与Instagram,仅次于WhatsApp。
从起步到冲到接近顶峰,只用了2年的时间。面对来势汹汹的TikTok,国外巨头对其一直是虎视眈眈。
TikTok登上第二的2018年11月,Facebook发布了短视频应用Lasso。但拼死拼活推广了4个月,下载人数只有7万人,TikTok这边的同期下载量则高达4000万。
在旁观者看来,这或许只是一个竞品没打赢对手而已。但在全球社交巨头Facebook看来,这是一个莫大的危机。
在2017年时,尚有71%的青少年在使用Facebook,但到了2018年,这一数字就只剩下50%左右。
年轻人去哪儿了?这个问题困扰着Facebook和扎克伯格,直到他们发现TikTok。
2019 年9月,美国研究机构搞了一项调查,只有2%的美国青少年(13至17岁)认为TikTok是他们最常使用的社交平台。但今年3月的调查中,13岁至35岁美国人里有27%的人用过TikTok。另外,已经至少有5220万生活在美国的人用过TikTok。
扎克伯格迎来了最强劲的对手。以至于他后来在乔治城大学演讲时,开始公开表达对TikTok的不满,他认为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崛起,是对美国言论自由的威胁。
发表演讲几天后,扎克伯格与特朗普在白宫共进晚餐,相谈甚欢。
特朗普后来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与扎克伯格的合影,说他们在椭圆形办公室举行了一次“不错的会面”。但这两个最讨厌TikTok的人究竟凑在一起谈了些什么?双方都没有透露。
此时,Facebook在全球市场都在节节败退。在印度,TikTok下载量单月高达2600万次。
这种碾压一般的优势正渐渐普遍化。印度2019年下载量前10名应用程序中,有6个产品来自中国,上榜的美国产品仅有3个。
前几个月,全球疫情爆发,让TikTok人气更加暴涨,成了年轻人进行创意表达和保持人际交流的重要平台。
2020年4月29日,移动应用数据分析公司Sensor Tower发布了一篇报告,指出TikTok已经突破全球20亿下载人次。
TikTok的火爆逐渐让它拥有了更大的声量,在美国乃至全球,TikTok的绝大多数用户都是年轻人,他们主导着TikTok上的话语权。在某些时候,这几乎是年轻人表达自己的唯一渠道。
今年6月下旬,特朗普在美国图尔萨市搞了场竞选集会。竞选团队特意包了当地的体育馆,结果最后现场只来了6200人,能容纳1.9万人的场馆空空荡荡。
然而,开场前特朗普竞选团队还宣扬有超过100万门票申请,为了让热情前来的支持者不坐冷板凳,团队还在外场临时搭建舞台。
诸多努力之后,看到的却是这般结果,特朗普很不高兴。
TikTok则被看作是这一切的推手。最早是一位51岁的美国公民在Tiktok上发出号召,“想要让特朗普一个人面对空空荡荡的场馆吗?那么来预定门票,然后放他鸽子吧!”
这段52秒的视频打响了图尔萨市反川第一枪,然后星火燎原般的飙升到数百万。
特朗普对TikTok仇视的种子,就此深深埋下了。
没多久,特朗普竞选办公室就用总统和副总统的个人帐号在Facebook投放竞选广告,呼吁选民抵制、封杀TikTok。
本来TikTok在美国朝野之间反对的声音就特别大,再加上特朗普个性非常鲜明,他本人又比较讨厌的情况下,对TikTok斩尽杀绝并不奇怪。
最开始,TikTok进军美国,也许是看中了这个全球经济第一、互联网最发达国度的市场。毕竟,在美国自由竞争的经济氛围里,TikTok有很大可能取胜。
现在看来,自由,已经没有了。
互联网全球化终结
1969年10月29日深夜,互联网正式诞生。
当晚11时,尚是学生的查尔斯·克莱恩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Boelter Hall 3240房间的一台计算机上,通过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网络——阿帕网,向位于500多公里外的斯坦福研究所的另一台计算机发出字母“LO“,成为互联网传输的第一条信息。
初生的互联网带着一个显著的特征:信息没有集中的控制。信息被分成许多小数据包,通过网络从一个节点传送到另一个节点。如果一个节点离线,信息就会找到另一条通过的途径,每个包的轨迹都是根据前一个节点的反馈。
互联网的诞生,曾被视为自由降临。到1983年现代互联网诞生时,自由开放理念已经深入互联网的基因之中。
TikTok乃至于Facebook,都可以说基于这种自由的理念而生。
2017年2月16日,马克·扎克伯格在Facebook社区发布了一份信,他说:“我们最大的机会就是全球化,如传播繁荣和自由,促进和平与理解,使人们摆脱贫困,加速科学进步等……现在的进步要求人类不只是作为城市或国家,而且作为一个全球性社会聚集在一起。
他后来的竞争对手张一鸣也曾说,互联网是互联互通的,将来一定是全球竞争。
互联网的全球化,从诞生初始到现在一脉相承。现在,这种基因正在消散。
2020年6月26日,大西洋理事会搞了一场网络研讨会,主要讨论的就是欧洲的数字主权问题,其实早在2019年的时候,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就职的时候就呼吁欧洲“在某些关键数字领域拥有技术主权”。
互联网产品当中最敏感的就是社交平台。社交平台涉及的两个问题,一个是用户的信息资料,一个是充满意识形态的各类资讯、观点。任何一个问题,都可以被上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
全球化,曾通过产业转移等方式,将几个不同的世界连成一片。同时,互联网曾被看作可以通过技术打破各种壁垒的新象征,包括政治、种族、阶层等。人们对未来的世界充满希望,人们唱诵着技术无国界。
只是,随着全球化的终结,网络的封锁也就随之而来。无论因为好,还是因为坏。
全球化的终结,伴随的是民族主义的崛起。社交网络在这个政治角斗场里,太过于容易控制或左右舆论,沦为政治斗争的工具。而TikTok上发起的特朗普竞选集会空场事件,轻易就被认为是在干涉美国内政。
7月6日,美国国务卿迈克·彭培奥就在FOX新闻台上确认,正在考虑封杀包括TikTok在内的中国社交App。
之后,特朗普先后多次表达要在美国封禁TikTok。
这背后的原因,却不是因为TikTok违背了自由和全球化。相反,是因为它太过于自由和全球化。
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以来,TikTok迎来了爆炸式增长。对于Gen-Z(00后)、千禧一代(90后)为代表的年轻用户来说,TikTok成为了标配。
《纽约时报》评价,在这样一个长时间社交隔离的时代,TikTok已经成为了年轻人进行创意表达和保持人际交流的重要平台。
而对于美国而言,国际舆论平台就是美国话语权、展现美国软实力的太平洋。TikTok这个外来物种像一艘核潜艇冲进美国舆论场的大本营,只能是一个不受欢迎的存在。毕竟,这是一个来自于冷战国的新物种。
尤其自从6月下旬特朗普竞选集会被放鸽子以来,TikTok在调动年轻人方面的能力更是为其所忌惮,技术连接群体、吸引群体,轻易地,群体就能借此掀起一场波浪。况且,这场波浪正流着别国的血液,随时有失控的可能。
《连线》杂志(Wired)总编辑Nicholas Thompson对特朗普政府威胁封禁短视频社交应用TikTok一事发表评论文章,称将同时动摇美国两项民主制度的根基:言论自由和市场竞争自由。
事实上,围绕着TikTok的是一场世纪大变。它揭开了这个世界的真相:
互联网的全球化已经落下帷幕。


文 | 胡野原
原创首发 | 金角财经(F-Jinjiao)
2010年末,那一年的《时代》杂志2010年度人物竞争异常激烈。
呼声最高的几位选手有维基百科创始人阿桑奇,还有娱乐圈当红炸子鸡Lady Gaga,但他们都败给了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彼时,他26岁,创办Facebook已经7年。
登上《时代》杂志年度人物一周之后,12月20日,扎克伯格带着他的华裔女友第一次秘密访华。
他在北京跟百度CEO李彦宏在百度食堂一起吃午饭。当时有百度员工说,他看上去和李彦宏私交甚好。在北京的第三天,他去西二旗的新浪拜访。那是他和中国互联网界的第一次直接交流,一切看起来都很和谐。
扎克伯格在北京雾霾天里边跑步边憧憬着在中国的黄金时代,而在10公里之外的锦秋家园小区里,一个叫张一鸣的年轻人在捣鼓着他的创业产品,九九房。这是一个做房产搜索的网站,老板张一鸣,和扎克伯格年纪差不多,当时正27岁。
没人知道张一鸣有没有偷偷在锦秋家园搜索扎克伯格的新闻,但是两年之后,张一鸣又创业了。
2012年,张一鸣创办字节跳动,地点还是在锦秋花园。和创始团队起名字的时候,公司中英文名字是一块想好的,因为觉得“移动互联网带给我们的机会在全球都存在”,公司名就定作“byte dance”。
这时,美国精英扎克伯格的眼里,还看不到张一鸣。
但是在2014年,两人有了直接的亲密接触。那年9月,张一鸣31岁,去Facebook总部参加了一场研讨会,会议主题叫做“中美技术:比较与对话”。
之后他又参观了Facebook、特斯拉和爱彼迎(Airbnb)等科技公司的办公室。这次参观时有一件小事让张一鸣感到十分震惊,他在硅谷居然遇到了一些喜欢小米手机的Facebook和Twitter员工。
回到北京,张一鸣觉得,中国科技公司的黄金时代即将来临,并开启了全球化征程。
扎克伯格的中文演讲和红色领带,没能让Facebook进入中国市场,但中国的对手却在美国长驱直入。小扎顾不得辛苦经营多年的华裔好女婿人设,撕下脸也要在听证会上暗戳戳地指控中国对手。
大洋两岸是不同的世界,但太阳底下没有什么新鲜事。经济战争背后,大国博弈之中,这种种伪装和撕去伪装的举动,都不过是生意场上的必然。
跳动在美国的TikTok
2015年年初,张一鸣和团队跑到冲绳开了个年会,在一个居酒屋里,他们喝着日本清酒,第二次讨论做不做短视频。
如果你在2015年前后经常逛微博,那你一定记得当时许多人发布的视频中,都有小咖秀、美拍、趣拍等水印。以小咖秀为例,这是一款“对嘴型表演”的app,你可以在应用里找到各种夸张搞笑的表演片段,自己对口型模仿然后上传。
红红火火的短视频领域,被看做是移动互联网的下一个风口。2016年,字节跳动进入短视频领域,孵化了抖音。还宣布将投资10亿元补贴短视频内容创作者。
彼时短视频还未风靡。市面上已有的短视频产品,大多为横屏,少部分竖屏产品,采用一屏展示多个视频的方式,点进去才能全屏观看。而抖音,全屏显示一个视频,一打开就自动播放。在中航面试间,小安与抖音的初见,他和很多面试者一样,并不看好这款产品,觉得“交互太诡异了。”
但这是中国互联网行业中短视频崛起的一年。
在大洋彼岸的美国,特朗普刚刚在美国总统大选中获胜。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这个一头张狂金发的富翁身上,没有人关注到,在美国还有一家与小咖秀类似的公司,名为Musical.ly,他们打造了一个让用户制作并分享15秒到60秒对口型MV的社交软件。
这个2014年8月才上线的应用,用不到一年便登上美国iOS免费榜第一名。等到2016年2月,已经累计登上了超过30个国家和地区的iOS免费榜第一名。
在字节跳动宣布10亿补贴前一个月,扎克伯格在硅谷见过Musical.ly创始人阳陆育和联合创始人Alex,试图将之收购。但最后扎克伯格自己退缩了,因为Musical.ly虽然在美国运营,却流淌着实实在在的中国血统。
如果当时扎克伯格没有因此而退缩,而是坚持收购,或许就将尚未萌芽中的TikTok扼杀在摇篮中,现在的世界移动互联网格局将被改写。
但历史不会改变。扎克伯格放弃之后,随之而来的是张一鸣。
在字节跳动旗下短视频应用相继出海的背景下,短火山小视频海外版Hypstar、抖音海外版TikTok接连推出,同时,字节跳动开始了极速扩张。
2017年底字节跳动以估值10亿美元的价格全资Musical.ly。收购完成后与TikTok完成合并,TikTok开始以暴风般的速度风靡海外市场。
商场就是这样瞬息万变,你放弃的这袋面粉,很有可能被被人买去,然后做成蛋糕,卖给你的顾客。
2018 年8 月,字节跳动在官宣收购Musical.ly 九个月后,宣布TikTok 和Musical.ly 正式合并,原Musical.ly 用户迁移至TikTok。从此,全球多了一个能每月让5 亿人在手机上刷刷刷的社交新贵。
2018年9月,TikTok的下载量力压Facebook、Instagram、Youtube和Snapchat。 2019年2月,它的全球累计下载量突破十亿。 2019年9月在苹果App Store和谷歌Play上总下载量位列第一。
这背后的意义不仅仅只是一款App突然爆红这么简单。
美国是什么地方?全球科技巨头们的大本营,Google、微软、苹果、Facebook、亚马逊……这个名单如果列下去可以列出来一长串,这个全球互联网的中心,是科技巨头们最重要的战场。在这里,他们从来都是无敌的。
但从2017年至今,已有过百家媒体注册了TikTok账号。2019年,NBC将宣传阵地从Snapchat转移TikTok,并且每周在TikTok上传四条新内容。
使用TikTok浏览和分享内容,正逐渐成为美国年轻人的生活方式。
数据诚实却让人震惊——49%的美国年轻是TikTok的用户,每个装有TikTok的美国人平均每天会打开这款软件8次,平均每次时长为5分钟,远远超过了Facebook、Instagram 和Snapchat等传统社交软件。
TikTok是第一个打上美国本土,还打得这些巨头们毫无招架之力的对手。在这个房间里,TikTok是房间里的大象,让人无法忽视。
酝酿已久的冲突
在TikTok一路高歌猛进时,冲突也在酝酿当中。
2018年11月,全球AppStore与GooglePlay移动应用畅销榜及下载榜显示,TikTok排名第二,超过Facebook与Instagram,仅次于WhatsApp。
从起步到冲到接近顶峰,只用了2年的时间。面对来势汹汹的TikTok,国外巨头对其一直是虎视眈眈。
TikTok登上第二的2018年11月,Facebook发布了短视频应用Lasso。但拼死拼活推广了4个月,下载人数只有7万人,TikTok这边的同期下载量则高达4000万。
在旁观者看来,这或许只是一个竞品没打赢对手而已。但在全球社交巨头Facebook看来,这是一个莫大的危机。
在2017年时,尚有71%的青少年在使用Facebook,但到了2018年,这一数字就只剩下50%左右。
年轻人去哪儿了?这个问题困扰着Facebook和扎克伯格,直到他们发现TikTok。
2019 年9月,美国研究机构搞了一项调查,只有2%的美国青少年(13至17岁)认为TikTok是他们最常使用的社交平台。但今年3月的调查中,13岁至35岁美国人里有27%的人用过TikTok。另外,已经至少有5220万生活在美国的人用过TikTok。
扎克伯格迎来了最强劲的对手。以至于他后来在乔治城大学演讲时,开始公开表达对TikTok的不满,他认为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崛起,是对美国言论自由的威胁。
发表演讲几天后,扎克伯格与特朗普在白宫共进晚餐,相谈甚欢。
特朗普后来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与扎克伯格的合影,说他们在椭圆形办公室举行了一次“不错的会面”。但这两个最讨厌TikTok的人究竟凑在一起谈了些什么?双方都没有透露。
此时,Facebook在全球市场都在节节败退。在印度,TikTok下载量单月高达2600万次。
这种碾压一般的优势正渐渐普遍化。印度2019年下载量前10名应用程序中,有6个产品来自中国,上榜的美国产品仅有3个。
前几个月,全球疫情爆发,让TikTok人气更加暴涨,成了年轻人进行创意表达和保持人际交流的重要平台。
2020年4月29日,移动应用数据分析公司Sensor Tower发布了一篇报告,指出TikTok已经突破全球20亿下载人次。
TikTok的火爆逐渐让它拥有了更大的声量,在美国乃至全球,TikTok的绝大多数用户都是年轻人,他们主导着TikTok上的话语权。在某些时候,这几乎是年轻人表达自己的唯一渠道。
今年6月下旬,特朗普在美国图尔萨市搞了场竞选集会。竞选团队特意包了当地的体育馆,结果最后现场只来了6200人,能容纳1.9万人的场馆空空荡荡。
然而,开场前特朗普竞选团队还宣扬有超过100万门票申请,为了让热情前来的支持者不坐冷板凳,团队还在外场临时搭建舞台。
诸多努力之后,看到的却是这般结果,特朗普很不高兴。
TikTok则被看作是这一切的推手。最早是一位51岁的美国公民在Tiktok上发出号召,“想要让特朗普一个人面对空空荡荡的场馆吗?那么来预定门票,然后放他鸽子吧!”
这段52秒的视频打响了图尔萨市反川第一枪,然后星火燎原般的飙升到数百万。
特朗普对TikTok仇视的种子,就此深深埋下了。
没多久,特朗普竞选办公室就用总统和副总统的个人帐号在Facebook投放竞选广告,呼吁选民抵制、封杀TikTok。
本来TikTok在美国朝野之间反对的声音就特别大,再加上特朗普个性非常鲜明,他本人又比较讨厌的情况下,对TikTok斩尽杀绝并不奇怪。
最开始,TikTok进军美国,也许是看中了这个全球经济第一、互联网最发达国度的市场。毕竟,在美国自由竞争的经济氛围里,TikTok有很大可能取胜。
现在看来,自由,已经没有了。
互联网全球化终结
1969年10月29日深夜,互联网正式诞生。
当晚11时,尚是学生的查尔斯·克莱恩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Boelter Hall 3240房间的一台计算机上,通过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网络——阿帕网,向位于500多公里外的斯坦福研究所的另一台计算机发出字母“LO“,成为互联网传输的第一条信息。
初生的互联网带着一个显著的特征:信息没有集中的控制。信息被分成许多小数据包,通过网络从一个节点传送到另一个节点。如果一个节点离线,信息就会找到另一条通过的途径,每个包的轨迹都是根据前一个节点的反馈。
互联网的诞生,曾被视为自由降临。到1983年现代互联网诞生时,自由开放理念已经深入互联网的基因之中。
TikTok乃至于Facebook,都可以说基于这种自由的理念而生。
2017年2月16日,马克·扎克伯格在Facebook社区发布了一份信,他说:“我们最大的机会就是全球化,如传播繁荣和自由,促进和平与理解,使人们摆脱贫困,加速科学进步等……现在的进步要求人类不只是作为城市或国家,而且作为一个全球性社会聚集在一起。
他后来的竞争对手张一鸣也曾说,互联网是互联互通的,将来一定是全球竞争。
互联网的全球化,从诞生初始到现在一脉相承。现在,这种基因正在消散。
2020年6月26日,大西洋理事会搞了一场网络研讨会,主要讨论的就是欧洲的数字主权问题,其实早在2019年的时候,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就职的时候就呼吁欧洲“在某些关键数字领域拥有技术主权”。
互联网产品当中最敏感的就是社交平台。社交平台涉及的两个问题,一个是用户的信息资料,一个是充满意识形态的各类资讯、观点。任何一个问题,都可以被上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
全球化,曾通过产业转移等方式,将几个不同的世界连成一片。同时,互联网曾被看作可以通过技术打破各种壁垒的新象征,包括政治、种族、阶层等。人们对未来的世界充满希望,人们唱诵着技术无国界。
只是,随着全球化的终结,网络的封锁也就随之而来。无论因为好,还是因为坏。
全球化的终结,伴随的是民族主义的崛起。社交网络在这个政治角斗场里,太过于容易控制或左右舆论,沦为政治斗争的工具。而TikTok上发起的特朗普竞选集会空场事件,轻易就被认为是在干涉美国内政。
7月6日,美国国务卿迈克·彭培奥就在FOX新闻台上确认,正在考虑封杀包括TikTok在内的中国社交App。
之后,特朗普先后多次表达要在美国封禁TikTok。
这背后的原因,却不是因为TikTok违背了自由和全球化。相反,是因为它太过于自由和全球化。
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以来,TikTok迎来了爆炸式增长。对于Gen-Z(00后)、千禧一代(90后)为代表的年轻用户来说,TikTok成为了标配。
《纽约时报》评价,在这样一个长时间社交隔离的时代,TikTok已经成为了年轻人进行创意表达和保持人际交流的重要平台。
而对于美国而言,国际舆论平台就是美国话语权、展现美国软实力的太平洋。TikTok这个外来物种像一艘核潜艇冲进美国舆论场的大本营,只能是一个不受欢迎的存在。毕竟,这是一个来自于冷战国的新物种。
尤其自从6月下旬特朗普竞选集会被放鸽子以来,TikTok在调动年轻人方面的能力更是为其所忌惮,技术连接群体、吸引群体,轻易地,群体就能借此掀起一场波浪。况且,这场波浪正流着别国的血液,随时有失控的可能。
《连线》杂志(Wired)总编辑Nicholas Thompson对特朗普政府威胁封禁短视频社交应用TikTok一事发表评论文章,称将同时动摇美国两项民主制度的根基:言论自由和市场竞争自由。
事实上,围绕着TikTok的是一场世纪大变。它揭开了这个世界的真相:
互联网的全球化已经落下帷幕。



能够收藏一件好的文玩是一种缘分,很多朋友想入手文玩,可是因为了解不是很深,所以担心买到假货,您可以关注【微:3927332】,我们为您免费提供更多文玩资讯、鉴定等咨询服务。

评论(0)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