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神2》豆瓣7.6没崩!但金世佳能取代李现的小河神吗?

藏斋文玩 2020-07-21 阅读:36
藏斋猛犸象牙微信号:3927332

《河神2》豆瓣7.6,没扑。

但一说起河神,人们还是首先想起李现那张又倔又痞的脸。

可河神原本轮不到李现演。

《河神》第一季选角这件事,李现自己说过,他不是第一选择,甚至不是第二选择。当初片方选他,一大原因是:性价比高。另一大原因是,是被第一选择pass了。

后来剧能火成那样,没人想得到,边输液边下水的李现把小河神演得这么绝,也没能人想到。以至于《河神2》开播,几乎所有评论标题都是:河神换人了,《河神2》还能打吗?

舆论矛头所指:金世佳。

豆瓣短评里最狠的一条就是,“河神:请问你掉的是这个金世佳还是这个银世佳?观众:我掉的是李现!”

执二滩,从来不易,这不是演技的问题,是先入为主的问题,有人拿007对比说接经典角色不算什么,开啥子玩笑?

皮尔斯·布鲁斯南演了十几年007,才换成丹尼尔·克雷格,这一演,又是十多年才换人,这叫角色平稳交接。李现演河神到现在,3年。

上一季大结局,跟神婆水中浪漫一吻的还是李现那张亦正亦邪的痞脸。

3年一过,跟神婆偷摸摸边查案边互撩的,换成金世佳的脸,老观众猛一看还以为神婆劈腿,这情况跟007能一样吗?

可谁能想到,金世佳才是小河神的第一选择。

演艺圈,成不成,是命。演一次《河神》,就好像金世佳的命,可是角色去了又来,这一次,真轮到金世佳红了吗?

金世佳能不能胜任角色,跟他能否取代李现,不是一回事

从《河神》到《河神2》,用导演的话说,除了身体原因不能演的李现,连剧务都回来了。

至于为什么会找到金世佳?导演说,“他本人的状态,平时生活中自带的范儿,和郭得友很接近,甚至可以说他是在本色出演。”

这高评价很正常,因为当初剧组找的就是金世佳。

现在观众脑子里的小河神就该是李现那样。

可在当年看来,金世佳绝对是比李现更适合的选择。李现在《河神》之前最出名的角色是《睡在上铺的兄弟》,没有水下戏经验,事实证明他也确实顶不住,为了硬着头皮完成角色,传说被送了两次急诊室。

而金世佳当时凭着《爱情公寓》积攒了一定人气,刚演完陈建斌的电影《一个勺子》,陈建斌这样的老戏骨,对他的表演说了四个好。实力流量兼具,最关键还是差点冲击奥运的游泳运动员出身,简直完美。

所以从过去到现在,导演的评价不变——“无论是从能力还是心态层面来判定,金世佳都足以胜任郭得友这个角色。”

我毫不怀疑这个判断。

如果当年金世佳接下了小河神,这个角色肯定就没李现什么事了,凭借剧集当年超凡的品质,大概率还是能出圈,那么观众脑子里记住的,就该是金世佳版的小河神了。

问题是,金世佳没接。

于是上一季大结局,李现版小河神把炸弹引线一剪,画面一黑。

观众一等三年,故事再开场,就是九牛哀鸣引河妖。

万众瞩目之下,河妖现身。

金世佳版的小河神腾空提戟战恶龙,镜头一转,却是筷子插碗,小河神蒙冤受屈,眼看要吃断头饭。

接下来就是郭得友、丁卯、顾影、肖兰兰津门天团再聚首,小河神洗雪沉冤,探寻“九牛二虎一鸡”连环大案,津门还是那个津门,说书先生还是那说书先生,构图、打光、镜头调度、特效还是“有内味儿”。

就一条,小河神的味道变了。

当年的李现胜在少年感十足,帅痞但不油腻。

而金世佳版郭得友压根没照着李现的路子演。

想一想,李现版郭得友上法场,那还不得把法场掀翻,金世佳呢,淡淡定定,就,褪去了几分天不怕地不怕,多的是中年人的沉稳。

观众当然看不惯。

可实事求是地说,金世佳诠释的,才更接近原著里的郭得友,那个个性有点像中年人的小河神!

什么 “小爷在水里的时候,谁也拿不住我” ,什么“超凡绝伦的人中龙凤”,那是编剧和李现一起把演员痞气的性格融入了角色。

况且这一季的郭得友,个性趋于稳重谨慎,也合理,他本应是拯救天津卫的大英雄,却要背负骂名上刑场。人生大起大落,个性还那么少年任性,怎么说得通。

所以金世佳的演绎变化没问题。甚至可以说,这么演才更合理。

就说点烟辨冤,李现演的小河神,刚开始烟都不怎么会抽,还要呛一口。

金世佳演的河神,一看姿势,就知道是老烟枪。

吞云吐雾的,异常娴熟,这才符合角儿的变化。

一句话,金世佳演出了原著中那个粗糙的、市井的,烟火气很重的郭得友,也带出了角色的合理变化。

他的确拿住了小河神这个角色,可他能不能拿住角色,跟他能不能取代李现在观众脑子里的印象,两码事。

金世佳没问题,观众也没问题,可就是哪里不得劲。

比如说,看小河神和小神婆之间的感情戏,原本看的是欢喜冤家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现在把金世佳和王紫璇放一起,金世佳看过去,就是色气满满。就算演技和谐,也是老夫老妻。

习不习惯,当然是不习惯,于是观众开始怀三年前的旧。

说到底,李现得到观众的认可,是李现与《河神》的相互成全,更是他和观众的相互成全。

不管他演的是不是最符合导演心目中,或者原著中的郭得友,观众就认他那一口。

拍《河神》的时候,120天的拍摄周期,剧组有100天都在放宵夜,剧本经常在拍摄现场修改,熬夜成为常态,连打酱油的群众演员都特地给导演写信诉苦,何况是李现这样的主演。

演到最后,李现直接慢性胃炎,一下冷水就疼,最后几场戏根本受不了,医院片场两头跑,打完点滴还有口气,就又往水里送,人都快挂了还要演出这片水底小爷我做主的霸气,就这么演,观众信了郭得友的邪。

现在换个演员上来,演技比当年的李现更稳,水性更好,更符合原著,《河神2》从内容品质都没有输给自己,可观众注定觉着差了点什么。

《河神》系列的成功在于它神秘瑰丽的东方传说和波云诡谲的故事主体,在于丰富的民间风俗,更在于角色个顶个地精彩。

小河神郭得友,是角儿中的龙凤。

金世佳演技不差,演的也对路,李现演不了,找他演续集是再正确不过的决定,但观众待李现的小河神如初恋,到了金世佳上来,宛如二婚。

不是人的问题,而是世间没有二婚的感觉赢得过初恋。

那两个离开《爱情公寓》的人,后来命运各自不同了

这种感觉,金世佳离开《爱情公寓》的时候感觉不到,现在也许感觉到了。

当年他演《爱情公寓》里的陆展博,拍第二部的时候,不愿再演,剧组只能直接删掉了展博的戏份,因为明白无人可以代替。

可少年不知愁滋味。当年少年得志的金世佳,哪会想到日后的命运。

他原来是浙江游泳队的队员,主攻自由泳,2003年就拿过全国青年游泳青年锦标赛的亚军。

2005年,19岁的他入选备战2008年奥运会名单。

换别人,肯定是忍不住欣喜,可他却少年老成,冷静一分析自己的实力, 3年没日没夜的苦练,最大的可能是换来水立方的“一轮游”。

于是灵光一闪,报考了上海戏剧学院。

顺利被录取。

大三快毕业,一个不知名的草台班子搞了部情景喜剧,要知道,当年的情景喜剧已经是夕阳,上一部知名作品还是丹丹老师杨紫的《家有儿女》,金世佳当时临近毕业的纪念之作来演,结果,火成了一代人的回忆——

《爱情公寓》。

但金世佳有多勇。剧集第一季大火,片约纷至沓来,续集火速跟上的时候,跑去日本学表演,一学就是两年,还给自己取了一个英文名叫Kimscar。

去了日本过得惨兮兮。一边上学一边打工,扛面粉、当酒保、送报纸、送牛奶、端盘子、帮和尚做法事,什么工作都做过。因为没钱吃饭,还连续3天光喝自来水饱腹,从90公斤瘦到了74公斤,同学们问他怎么不吃午饭,他说减肥。

就这样,还获得王传君亲自认证,他有一个很重要的人生导师——金世佳。

因为金世佳曾给他讲过一个在日本的故事。

当年他在日本学习舞台剧,遇到过一个老师,他一排练完就对他说:“金先生,你有羞耻心吗?”

金世佳最开始以为自己日文不好,听错了,又问了老师一遍,老师说:“你没有羞耻心,你就是垃圾,也不对,垃圾是有用的东西用过了才是垃圾,你本身就是没有用的,你演过戏吗?你学过表演吗?你有老师吗?你演戏千万别给你老师看,你是会气死的,我没见过你这么差的演员,我不知道你是通过什么手段,能让你来我的戏,但是你就是垃圾都不如。”

金世佳听到最后整个人快晕厥,只看到对方嘴唇动,根本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接下来的排练就更紧张,日本老师排练,会拿一个木剑敲打地板,“啪”一下,就是再来一遍。

每次轮到金世佳上场,都是“啪啪啪啪啪啪”一直敲。吓到他上场会顺拐。

到演完了,庆功宴上,老师又把金世佳叫过去,问他:“你还记得第一天排练,我问你什么吗?我今年74岁,做老师40年,每个戏的男一号,我都问同一个问题。”

“在这40年里,很多人被敲碎了,就没有再站起来。但凡站起来的人,到现在还站着。”

他把这个故事讲给王传君听,王传君当然受震动。

之后两个人喝酒时,常常喝着喝着就互相问“你有羞耻心吗”?

他跟王传君讲这个故事的时候,《爱情公寓》已经拍到第三部,人气散得差不多,但他敢跟还在演关谷的王传君说,“演员最重要的是要有羞耻心,不能什么戏都拍,什么面都露,什么热度都蹭,演戏是为了能守护自己真正在乎的人和作为人的底线。”

他的话王传君显然听进去了,后来也离开了《爱情公寓》。

可是两个离开爱情公寓的人,命运却是南辕北辙。

王传君离开爱情公寓主要就演了三部电影,程耳的《罗曼蒂克消亡史》,陈冲的电影,还有就是文牧野的《我不是药神》。

除了第二部上映还遥遥无期,另外两部,演一部,成一部。

而金世佳身上仿佛有一种神奇的坏运气,总能帮他刚好错过时代潮水的方向。

比如2013年,他演过于正剧的男一。

他当年无戏可演,自己找过去和于正见面,于正开始说他接下来要拍的一个戏,他听完就说如果那个人这样演的话,可能会更有意思一点。于正听完就说:“那你来演。”

金世佳后来对于正表示感激,“那个时候我什么作品都没有。都没人知道我是谁。”可于正宛如霸道总裁一样说,“没关系,我的戏不需要别人知道你是谁”。”

可2013年正是于正的低潮期,《美人制造》水花远不如后来的于正剧。而“接下来又是一个男一号,但我当时就觉得有点不行了,这种戏演得让我挺恶心的。”金世佳就离开了。

结果又参演了吴亦凡的著名喜剧片《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

可以说他完美遭遇了国产剧和国产电影滥拍的一段时期,又恰好遇到了一波具有代表性的不及格作品。

除了一部——2015年,陈建斌导演的《一个勺子》。他演“勺子“。

陈建斌问他能不能瘦一点,他说没问题,然后一个春节瘦了25斤。

到正式演,每天要花三个小时化妆,往脸上涂泥巴、芝麻糊、玉米糊,连续半个月不洗头,一个月没剪指甲,大冬天光脚雪地跑、与羊同住、光着身子"冰桶挑战"。

演到后来,有个当地老奶奶把他当乞丐,拿了半桶爆米花给他吃。

就这么演,戏成了,他也成了。

正准备沾沾自喜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位韩国同龄演员两部风格截然不同的作品。被强演技给震慑到的他,又再次陷入自我怀疑中。

到了30岁,整个人迷茫了,在知乎上写下问题:“30岁过后的男演员怎样才能红?“

就在这时候,他几乎同时收到了两部戏约——一部电影,一部网剧。

电影是蔡康永《吃吃的爱》。

最开始金世佳拒绝了蔡康永的男二号说:“我觉得你去找一个有流量的小鲜肉就行,没必要非要找我来演。”

可蔡康永豪横,把男一的角色删了,再次找到了金世佳。说小S从来没演过戏,他希望她身边站着的是一个专业的演员,可以让她心里有点底。

金世佳还是不答应。

蔡康永就换了一招,忽然开始怼金世佳,问他接下来准备干什么,他回答没事,蔡康永就问“你一个30岁的男演员为什么不演戏?”

金世佳回答完“没戏拍,我要拍好的戏”时,蔡康永问他什么是好戏?

随后蔡康永给他举了个例子,一个3分的剧本和一个3.5分的剧本,他应该去演3.5分的那个,如果不演戏,别人就不知道他是好演员了。

金世佳继续轴,说了句“我不需要别人知道我是好演员,我自己知道就行了。我跟那些乌烟瘴气的东西混在一起,我就找不到原来的自己了。”

蔡康永《奇葩说》里什么场面没见过,立刻怼回一句——“原来的你有什么好?你想回到几岁?回到6岁吃糖吗?”

金世佳听完没话说了,乖乖参演。港真,换成谁,谁能拒绝蔡康永?

结果这部蔡康永第一部导演的电影,豆瓣5.3、票房2700多万。

而金世佳最终拒绝的那部网剧,最后找来找去,找到李现,这就是《河神》。

那个崇拜田村正和的男演员,这次能成吗?

错过许多潮头之后,金世佳这一次,终于站在了潮头上。

角色的成功是天时地利人和,演员也是。

李现跟制片人以及导演聊过,《河神2》需要的吊威亚等动作戏以及下水戏比《河神1》强度要大得多,动作戏不能规避,也不能用替身,李现的身体是真扛不住了。

于是有一天,金世佳正在韩国学动作戏,《河神》导演突然打电话给他,因为李现无法出演,所以还是想找他。

这一年,金世佳已经32岁了。

没人问过,他有没有后悔错过《河神》。

但有人问过他是否后悔错过了《爱情公寓2》。他当年说,“如果把人比作一棵树,他们这两年看起来枝繁叶茂,我就是原地不动,很不起眼,但是我在你们看不见的地方根扎得更深了。”

可错过《河神》演了《吃吃的爱》的金世佳,还有底气这么说吗?

这些年他的倔强不是装出来的,他不认为自己是明星,演员只是他的一份工作,下班该买菜做饭就买菜做饭。

去上海电影节红毯他是踩着单车去的。

可是他又充满矛盾。

《瓣嘴》采访他,问他作为一个正当年的演员,有没有觉得自己拍片的节奏太慢了。

他笑着自嘲,“有啊,所以我要努力拍,拍烂片,赚人气,凑cp名,争热搜。把前两年前自己嗤之以鼻的事情干个遍。”

金世佳的矛盾在于:想要一心跟艺术死磕。但混演艺圈的,谁真的不想红?

另一个矛盾在于,他一心追求演技的人物形象与至今为止有限代表作之间的张力,到现在他的微博简介就两部代表作,《一个勺子》以及话剧《狂飙》。

这个人生故事尴尬之处在于:他一直努力站在演艺圈成功的反面,可是这种特立独行,也同样需要另外的成功来证明,就像同样特立独行的王传君演了《我不是药神》,而金世佳给的证据远远不够。

当作品不够给力,真实不做作也容易变味。

记者问他平日都喜欢干什么。他语出惊人:装死和种苔藓。

装死是因为他想逼真地演出一个死亡的状态,他要看他可以装多久。

种苔藓,是因为他喜欢的演员堺雅人,他种苔藓。

金世佳说,我觉得你如果喜欢一个人,想去了解他厉害的方式,就是过跟他一样的生活。

他还说自己不喜欢粉丝这个词。就只是想做一个好演员。

就连他的微博也掩饰不住自己的志向:

“我们一定要创造美好的东西,尽管这个世界可能暂时不需要这些,但我们能做的是当有天需要的时候,这些东西是存在的。‘

死磕现实很感人,但也是把双刃剑。

到最后,他还是接下《河神2》,有着巨大表演野心的金世佳当然不可能愿意活在李现的阴影下,他必然另辟蹊径,甚至是往一个相反的方向去演。

但任何刻意的不同,也可能引发表演变形。金世佳的演技依然过关,可是戏一紧,反倒失去了自然的气韵,用力过猛,就容易显得油腻。

他自己回应当年为什么不接《河神》,从网剧、剧本看不明白到30岁迷惘期,原因一大堆,说到底一句话:没看上网剧。可潘粤明就演了《白夜追凶》。

我觉得勇于离开安全区的人很厉害,但无意指责金世佳没有选择潘粤明李现一样的路。因为选择永远是艰难的。

只是,还是忍不住去想,如何做一个有羞耻心的演员这件事,喊口号容易,真做起来难。

从结果看,李现的《河神》成功了,但《河神》的成功也不仅仅是李现的功劳,更得益于剧集创作上从剧本到制作再到人物塑造方方面面的成功。《河神2》延续了这一创作经验,李现替换成金世佳当然会有影响,但不会成为致命一击。

可是对于金世佳来说,演《河神》还是《河神2》命运会更佳呢?答案不言自明。

和自己死磕当然是好事,金世佳要是不死磕,也不可能从乌泱泱的演员里再度拿下《河神2》这块好饼。但是太过执拗纠结,有时候也会成为束缚自己的紧箍咒。

好演员需要努力,需要死磕,但也需要一些自然放松的情绪,漫不经心的灵气。总是向上赶超的金世佳,演艺人生都像上了发条,很难松弛下来,背上东西越来越重,无论开向哪,油门都不能停。

演艺圈车水马龙热闹比无比,而他的世界寂静如海,这个演艺圈就是他的荒岛。

是好是坏呢?他当年最迷茫的时刻,突然想起偶像田村正和。

他当年最迷的,竟然也不是田村正和的代表作《绅士刑警》,而是他演过的一部《美人》,他说田村正和“像王子一样风度翩翩,带着沧桑忧郁的深情,让人眼含迷离,无法自拔”。

他在日本写了给田村正和的信,揣包里好久不敢寄出去,终于寄出去后,田村正和竟然回了他一封信。

信中写道——“关于你的诸般际遇,那是你的人生,经历之后都是财富。

我只是个一直在演戏的演员,人生太过复杂,我也不是万事明了,能送给你的只有四个字:好好感受。”

金世佳的确好好感受了,那丰富的复杂的充满戏剧性的人生。

而演艺圈的命数啊,就像津门河道下无数暗涌,赶上了,就是前浪,赶不上,后浪也能被前浪拍回去。

本是前浪的后浪,还能再赶上前浪吗?错过《河神》,接下《河神2》,这次金世佳能红了吗?

答案是未知的。

就像当年金世佳在《爱情公寓》大火时选择离开,并最终激励了王传君也离开一样,离开后,能不能红,能不能如自己所希望的那样,成为一个好演员?结局同样是未知的。

命运如流水,总有无数河道,我们要做的,只能是顺流而下,或者逆流而上。

结局永远如说书先生说的那句,”且听下文分解“。所以人生,才这么有意思啊。



能够收藏一件好的文玩是一种缘分,很多朋友想入手文玩,可是因为了解不是很深,所以担心买到假货,您可以关注【微:3927332】,我们为您免费提供更多文玩资讯、鉴定等咨询服务。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