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一龙中年版吴邪演技炸了,南派三叔这局“盗墓重启”稳了

藏斋文玩 2020-07-21 阅读:20
藏斋猛犸象牙微信号:3927332

这才是《盗墓笔记》该有的样子。

我说的就是15日上档的——《重启之极海听雷》。

注意这两个字——重启。

故事,重启,昔日铁三角十年之约结束、退隐雨村之后,为了找寻吴邪的三叔再次集结,冒险,重新开始。

但在剧迷淑芬来看,应该还有另一层意思——这几年的《盗墓笔记》,早已成为一个让中国影视行业“虽九死其犹未悔”的烫手IP,吴邪换了五任,上一次豆瓣破六分,还是吴磊秦昊的《沙海》。

难怪,三叔这回亲自下场监制编剧,明显是卯足了劲儿想要挣一回脸,就连演员,也是亲自选定,比如,这一季身患绝症病怏怏爱吐血的吴邪,找来了朱一龙。

首播放出六集,到底行不行?

热搜,飙到第一,热度,一个平台播放热度值达到了9248,另一平台也不低,6944。猫眼热度榜,当仁不让冲上第一。

一句话,在正确撬开盗墓笔记宇宙的门缝之后,剧集,终于开始迅速散发出爆款的气场。

有质,有力,有心。

如果说,《龙岭迷窟》的出现让国产冒险剧不再是混乱剧情和五毛特效的代名词。

那么《重启》则是告诉观众,盗笔系列在蹉跎多时之后,终于也能和鬼吹灯系列,掰掰手腕。

能翻盘,在于主创对创作的“较真”。

故事有详有略节奏合宜,演员都是高颜值实力派,坚持实景拍摄和特效打磨,环环相扣、紧张刺激的剧情设定。

更在于,角色。

市面上任何一个热门系列,角色,都是照亮一个类型的魂儿。

《盗墓笔记》也一样,本剧主角吴邪,探过墓,被割过喉,这个故事里,还得了肺癌,只剩三五个月的命,这版最特别的吴邪,朱一龙能hold住?我敢说,当初唱朱一龙演吴邪的,这次都被打脸。

而当朱一龙演的吴邪亮出血肉,三叔的盗笔影视化之路,也该翻身了。

《盗墓笔记》终于能打了,居然有人抱怨节奏太慢?

都看得出,三叔这次,是真放出大招,祭出了一到全新的探墓大菜,没让人失望。

我们提到剧集的时候,常会用到“高级”。

而所谓的高级感,很大程度上指的是电视剧拥有的电影感。

《重启》就做到了高级。

看摄影,广袤辽阔的土地上,雾气蒸腾,红日从天尽头缓缓升起,带来迷蒙的光亮。

无论是质感十足的配色,还是精心编排的摄影、流畅的剪辑,都无限趋近于电影质感。

从杨家古墓里精美的壁画、奇特的听雷工具到滩涂下的南海王墓,场景还原,细节丰富,下墓时偏用绿色光,很容易让观众身临其境。

就说听雷的墓室,墙上的岩雕和柱子上的花纹精雕细刻,打雷的一刻整个景亮起来,冷色调的光照入幽深墓室,惊悚中带着一丝玄幻。

但最让人过瘾的,还是剧集铺开的一幕探墓世界。

场景和摄影努力在营造的,是氛围,在场景暗调的基础上给吴邪以暖光,既营造出阴翳氛围,又突出戏剧感,使画面富有生气和立体感。又将人物置于巨大的矛盾中。

而人物一旦动起来,动作设计又上天入地,奇招尽出。

发现没,盗墓世界,拍不出来。

只能用纤毫之间的精致,雕出来。

是的,细节。

一个例子,让你知道《重启》的细节有多可怕——

首集,吴邪下场探墓,请注意——

几位主角,那副脏兮兮的造型,胖子怀里还戴着北派下墓的饰品, 正是这强迫症一般的细节刻画,才能一针一线地拼凑成一个《盗墓笔记》的地下风貌。

而这样的视觉风格,既符合剧集的风格特质,也跟吴邪、胖子那种特殊的成长经历造就的人物性格相吻合。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剧集便拥有了让人物和环境、故事主题高度统一的那种电影质感。

剧情上,《重启》相当于正传的续集,在系列的时间序列中属于最靠后的一部。

如果说前几部改编剧的突破,在于主创基本解决了如何完成经典IP影视化这个问题。

那么到了《重启》,他们就不再只是和改编较劲了。

而是又向前迈进了一步,开始破局——

“盗墓笔记”,究竟给观众看的是什么?

只是一个杂糅着坊间传奇、怪谈、异事的冒险故事?

在我看来,这版最大的叙事特点是:既讲故事,又讲人。

表面看,剧情进行得比较慢,用了一集时间交代来龙去脉,第一集快结尾时才开始正式出发寻找三叔。

但,这真的是慢?

在我看来,这次南派三叔讲的不止是真或假,幻或机,而是命与局。

什么局?

从吴邪确认听到的是三叔手机短信声响后的,眼里有光的反应,到从空荡荡的存物箱顶部继续破译出“留言簿”,找到废弃气象站的地皮,到在废弃的气象站的密室中找到一具尸体,看上去,是吴邪在寻找三叔?

但焉知从吴邪一步一步被引导到南海王墓,到十一仓、喊泉、雷城,到小哥和胖子为吴邪出生入死,到寻找黄金棺液,不是一出名为寻找三叔,实为拯救吴邪的大戏?

所以,剧情节奏慢吗?

我反倒认为,剧情进展内有乾坤,一开始就埋下了听雷、寻找三叔、吴邪命不久矣等多个伏笔,也直接决定了之后的剧情会以吴邪、胖子、小哥等人追踪三叔下落的秘密,吴邪探寻听雷系统等相互交织。而这些交织的情节线,也会在不断营造新的剧情张力的同时,为我们揭开更庞大的探险世界。

而这,也正好就是《重启》与此前的盗笔系列的最大不同之处。它是「人物命运冒险」意义最为丰富的一版《盗墓笔记》。

而这场生死局中的关键棋子,正是贯穿全剧始终的——听雷。

这其间,那一套令人叹为观止的古代的听雷系统背后的,由吴邪命运牵引,由它反转的游戏,便是故事奇之所在。

再,繁衍,进化,成就一整个“探墓宇宙”的可能。

这种冒险体现在至少三个层面上。

一重是探险,也就是众人进入海王墓的冒险。他们必须去面对这个完全不同的、有着自己一套规则的神秘世界。

目前我们已经看到了复活的考古队员,洞里的嗜血怪物,错综复杂的溶洞迷宫等,之后还会有更多的神秘生物和机关出现,这也是很多人最期待看到的那部分奇诡场景。

第二重的冒险,则是吴邪如何解谜。最终找到三叔的生死之谜,到底谁在布局等秘密。

而也就带来了剧集第三个层面上的冒险,那是更让观众有代入感的冒险——吴邪的生死局。

整个故事,就像一个南派三叔为观众布下的层层机关,破解一个,又来一个,直到破解到最后,整个故事才会曲径通幽、豁然开朗。

这样的故事节奏,慢吗?

朱一龙状态太疲沓?我说他终于成了剧抛脸

你可能也看出来了,虚实结合,层层递进,《重启》就是这样骗你走进了探墓的冒险世界。

但最大的冒险,始终是吴邪的命运冒险。

从《镇魂》中的沈巍到《知否》的小公爷,大家对朱一龙能否完成《盗墓》中的角色跳转,最开始其实还是有一些怀疑的。

但看过六集,才发现之前的担心挺多余的。从开门迎接王胖子时,只露出一只眼,一个充满灵气的“翻白眼”朱一龙已经开始带着观众入戏。

到吴邪正式出场,睡袍加齐刘海扫帚头,造型非常不走寻常路。有人说“丑爆了”,明眼人则说“符合原著”,原著中此时40好几的吴邪就是这种有点小阴郁又有点颓颓的感觉。

有观众质疑,朱一龙在剧中的状态并不算好,脸颊暴瘦,眼袋突出,皮肤松垮,最关键的是——疲态尽显。

但要我说吧,这略松垮的形象恰恰才符合了作品。

在寻找三叔之前,身患重病的吴邪身体已经大不如前,而当冒险开始,他又时时要与负罪感斗争,一个照常理没有几个月的时间可活的人,依然神采飞扬、风神俊朗,合理吗?

但朱一龙演出的只是颓,只有丧?

真正进入吴邪,这才是流入演员血液的精华部分,也是让角色区别于人的独特之所在。

发现没,之前还一直颓丧的吴邪,从发现三叔线索开始,眼神,又亮了,只是因为可能找到三叔?是不是,还因为人物得以再次进入内心一直渴望的冒险世界?

探墓中的吴邪多闪耀?任何危机时刻,满脑子办法,头一抬就是一个看法,头一低就是一个主意。关键时候,目光聚焦,沉着、冷静、处乱不惊。

朱一龙的表演妙就妙在,他的气质容得下吴邪的聪明,也容得下吴邪的颓与丧,还容得下吴邪和胖子在探墓危险之地的嬉闹。

这一切连贯起来,就活生生变成了一个人。

人味儿,正是这版吴邪与过往最大的不同。

是人,就有挫败软弱,就说吴邪找到自己给三叔刻的打火机那场戏。这是朱一龙的情绪戏里算大爆发的一场。但这种爆,是把吴邪这些年承受的委屈、郁闷、痛苦,揉进了一连串动作里。

从猛然发现,到不可置信,到再仔细端详研究,眼角泛红,再到其实内心已经相信但却开始自我欺骗,带着哭腔说这一定是一个骗局,然后在洞里开始四处乱碰乱找线索,连手脚都在颤抖,胖子关心他,他一吼,瞬间把所有的情绪爆发出来。

从头到尾,没有夸张的面部和肢体动作,但却丝丝入扣,每一个细节非常合理且极富感染力。

这背后,应该是朱一龙对于书中的人物,都有着独到的理解和深厚的感情。

有观众说,这不是过去看到的那个吴邪。

没错啊,这当然已经不是当年的吴邪,曾经的吴天真,如今已经变得心事重重,自以为时日无多,想了夙愿找到三叔,却把仅剩的朋友也带入危险,所以当吴邪中了幻觉,真的以为王胖子就在他面前被刺死,后来又看到小哥张起灵也死在自己面前,那种痛苦崩溃,脸哭得皱成一团,整个表演决绝、剧烈,连贯起来,就活生生变成了另一个人,哪里还是观众曾经认识的吴邪?

真是难演。

要演出存在、挣扎、自我对抗、自我寻找,难的是要收着演,静态化地演,很容易就露马脚,成了传说中的面瘫。过于外放,又容易太慢,不再是吴邪。但朱一龙的演技动静皆宜,收放始终自如。

到最后,他演出了角色的命运感,演出了吴邪身上最矛盾而珍贵的特质:百年沧桑、一身天真。

而当观众看到朱一龙的眼睛,就知道他做到了。

陈明昊出演王胖子,是延续了《沙海》中的角色,这次再演自然驾轻就熟,莽撞搞笑,口不择言的品行淋漓尽致。

但最难得的是,他和朱一龙两个角色之间的化学反应还是非常足。在在吴邪生命的至暗时刻,这两人凑一对,还是活脱脱两个久经世故、痞里痞气的贫嘴兄弟。

至于每次都拯救这对贫嘴兄弟于危难之际的“小哥”黄俊捷,虽然还是新人,但是颜值超高,而且打戏出彩,很快就以颜值征服观众。

即使是戏不多的角色,比如胡军饰演的二叔,表面举重若轻,实则操控全局。

再看谢君豪,在有限的情节里,一个心思深沉的扫地僧形象很快就跃入屏幕。

这些林林种种的角色,就构建起一个后《盗墓笔记》故事的框架。

观众一旦入坑,就会着迷于他们超出设定、超出剧情的魅力光环。

主角符合原著、甚至超出了原著的深度。

配角串联故事、个个不掉链子。

一个奇幻悬疑的探墓世界,就真切了起来。当朱一龙变成了剧抛脸,这剧,观众早就抛不下了。

《鬼吹灯》之后,又一个能打的国剧宇宙站稳了

到这里我们可以说,南派三叔这一局,稳了。

但同是盗墓宇宙,它和《龙岭迷窟》的区别在哪里?

如果说《鬼吹灯》系列网剧的突破,在于不再满足于简单讲完一个故事,而是选择在冒险类型的框架下,进行更多元的风格化尝试。

那么《重启》能证明的是,一个超级IP能够长盛不衰,精彩的故事固然重要。但要立得稳,走得远,主要还是靠人物。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国产剧的创作环境,就是剧本不断注水,浮皮潦草匆匆了事,早就成为一种常态。

制作方能踏踏实实把故事讲完拍好,已经非常难得了。

更别提《重启》这样,不光是把故事讲好,还挖空心思让人物“重启”。

谁能想到,已经深入人心的吴天真,竟然还能在这种勾连性的情节、多重冒险的设定中,展现出更丰富深邃的命运和性格,而当人物的命运朝着未知延伸,传奇也不断向更深的过去挖掘。

而为了构建一个真实完整的人物世界,编导又不遗余力去呈现出一个探墓世界,从熙熙攘攘的市井百态,到危机四伏的地下探穴;从壁垒分明的探墓江湖,到永远未知的天外有天......

包罗万象却又丝丝相扣, 故事所属的冒险题材,其实早已经形成一套完整的体系。

也是在此时,你可以明显感受到,华语网剧在这个探险类型化创作方面,是真正的进步了。

这部《重启》。代表着国产剧类型化的狂奔,也代表着探险类型进一步国产化的突破。

比起好莱坞那些同类型的地标——《夺宝奇兵》、《古墓丽影》、《木乃伊》等等,从《鬼吹灯》到《盗墓笔记》,国产动作冒险剧的外观之下,包裹的,终究是古老东方文化的奇幻想象。

当那些数千年不断更迭的王朝历史,悠久的厚葬传统,各式各样的民间怪谈,都融入吴邪这样一个东方探险英雄的故事里,这就成为一部真正从东方文化血肉长出来的作品。

而当《鬼吹灯》《盗墓笔记》两大IP网剧接连站稳,《龙岭迷窟》、《重启》这样的剧集,和它身后的创作者,也让观众看见了期待与信心。而潘粤明、朱一龙这样有感染力、有说服力的演绎,才会让更多路人对人气IP改编建立一种期待。而不是诟病。

南派三叔这一局,到底怎么赢的?

就说两个细节——一是故事里,吴邪是患肺病又加奔波劳碌,血先从他肺部缓缓流出,他抹了一下,却止不住地咳了起来,这就是书中的名场面——吴邪咳血,但许多观众不知道的是,当时朱一龙用的,其实并不是血包,而是他刚好流鼻血,却没有喊停,导演也没有,所以观众看到的,其实是演员真实流出来的血。

二是在剧集开头,有一个吴邪在《沙海》被被杀手追杀割破喉咙的场景。也就——一闪而过。

但仔细看剧的朋友一定会发现,在剧集后面的场景里,吴邪的脖子上有道清晰的 “割喉疤”。

这个疤,其实是朱一龙主动要求保留的,为此,朱一龙每次化妆要多用一个小时。

《重启》大概是成了,南派三叔这场重启能一直成吗?不知道,就像探墓冒险一样,未来是未知的。

可如果未来,“鬼吹灯”和“盗墓笔记”能连成一个精彩的类型剧宇宙,甚至成就具有一个独具辨识度的东方类型剧种。

别忘了,它来自一个个精彩的细节,来自朱一龙流过的鼻血,每次化妆重新画出的一道道“割喉疤”。

那个不确定的国产类型剧未来,一定不是来自被反复榨取的IP。

而是来自吴邪探墓般的热爱与坚持。

在《盗墓笔记》中,哪怕再奇幻的冒险,最令人着迷的地方,终究是吴邪永远不变的天真,是胖子永远的义气、是小哥不变的神颜和对吴邪的永恒守卫。

说到底一个字:人。人性,人情,人味儿。

在当剧集在美剧般的爽感之外,还让我们看见了人,南派三叔和他的《盗墓笔记》,稳了。

朱一龙的剧抛脸,成了。

这一场冒险,终究值得。



能够收藏一件好的文玩是一种缘分,很多朋友想入手文玩,可是因为了解不是很深,所以担心买到假货,您可以关注【微:3927332】,我们为您免费提供更多文玩资讯、鉴定等咨询服务。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