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釜山行2》破了韩国今年票房纪录口碑却扑街,只因为没了孔刘?

藏斋文玩 2020-07-21 阅读:26
藏斋猛犸象牙微信号:3927332

大部分续集电影都不如第一部成功,《釜山行2》显然也没能打破这个定律。

虽然这部备受期待的丧尸大片在韩国上映首日的观影人次突破35万,超过了李秉宪主演的《部长们》,刷新了韩国院线2020年首映日开场纪录。但该片目前在韩国的大众评分为8.65,媒体、影评人评分6.14,网友评分6.48,简单来说,就是口碑比孔刘主演的第一部一落千丈。

而在国内豆瓣上,目前有八百多位观众为影片打了7.4分。

而《釜山行1》豆瓣有80多万人评分,8.5分,进入豆瓣Top250,排155位。

通过某种方式看过这部影片之后,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导演和编剧延尚昊在灵感不足的情况下,旨在用各种视听手段营造紧张的氛围,带着观众去迎接了一部精心拍摄的末日版《速度与激情》。

如果你心态开放,愿意把看电影当作一次和导演共同冒险的旅程,或者只是享受一场杀掉115分钟的轻松观影,而不是把它和第一部放在一起比,那就值得为它买一张票。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凭借映前在韩国超乎想象的预售率,以及在全球巨大的声势,影片还是可能拿下不错的票房,甚至可能在《信条》和《花木兰》这样的重量级大片上映前,制霸全球票房。不和第一部放一起比的话,影片的收益也许还是不错。

只是有一个问题:你没法不把《釜山行2》和《釜山行》放一起比。

《釜山行2》口碑为什么扑了?最聪明的丧尸电影泯然众人矣?

我相信每一位影视作品的导演都有自己的野心,比如《釜山行》导演很早就透露《釜山行2:半岛》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釜山行》的续集,因为没有延续前作的剧情,上一部孔刘、郑有美、马东锡等主演的角色也不会回归,只是故事发生在同个宇宙中。

这种做法显然不是为了割韭菜,因为最合理的割韭菜手法就是复制上一部的套路和阵容,另起炉灶代表着野心与努力,但努力和成功从来不会划等号。

从故事上看,《釜山行2》发生在第一部故事4年后,由于当年只有少部分韩国人逃了出来,大部分人都被困在了那个感染半岛,不是变成丧尸,就是艰难求生。

而消灭不了丧尸的人类也渐渐接受了丧尸存在的世界,结果就是迎来了后末日时代。

姜栋元饰演的男主一开始是个失去亲人的军人,但为了开始新的生活,受黑帮委派回到半岛做任务,结果却遇到了李贞贤等生还者,最后完全弃恶心从善,和黑化了的631部队对战,带生还者逃出升天。

从故事大纲聪明的观众就能感受到,一直以来以充满奇思妙想而著称的延相昊开始出现创意枯竭了。

如果说第一部《釜山行》是一部极其聪明的丧尸电影,那么《釜山行》最大的缺点并不是被拍成了烂片,而是太过平庸了。

《釜山行》当年为什么火遍全球?不仅因为导演选择了一个列车的密闭空间,更因为他往丧尸片这个传统类型里加入了许多韩国电影独有的元素,比如视人命如草芥的政治家、韩国电影的温情以及马东锡为代表的彪悍大叔等等。

影片一开始是惊悚片的设定,然后就是各种列车上被咬各种逃亡,可是进入故事的后半段,却完全变成了动作爽片,孔刘和马东锡几个角色如闯关一样一节车厢接着一节车厢的大战丧尸那几段戏,几乎是当年最令人热血沸腾的动作段落。

而在燃过以后,电影又以一个自我牺牲的煽情段落结尾,孔刘那抹丧尸的微笑完成了全片的升华。

从技术角度看,《釜山行》并没有超过任何一部好莱坞同类型丧尸大片,甚至也没比《行尸走肉》这样的美剧强多少,可它的每个段落都如此精准,恰好比平庸之作优秀一点点,就是这一点点加起来,令它成为了轰动全球的大片。

然而到了《釜山行2》,投资更大了、场面更大了,故事却变淡了,从头到尾都是主角尝试逃离半岛这种常规丧尸片剧情。就连动作场面也没第一部好看,整部电影不如第一部紧张、惊悚,也不够燃。

从剧情结构和场面来看,主创空有拍成一部末世丧尸灾难片的野心,但却缺乏与野心匹配的执行力,结果是人物沦为了主题的工具人,完整性格会因为任务设定而扁平化,服务于剧情需要。

结果就是第一部的感动也没了。

第一部煽情设定本身略显老套,胜在讲故事的节奏感把控到位。加上一群演员的表演实在给力,因此堪称最感人的丧尸片,但当导演又想要延续第一部煽情大结局的拍法,却缺乏合理铺垫,结果只能硬煽情,甚至为了煽情放弃了起码的逻辑与剧情节奏,结果是观众的评价南辕北辙——第一部很泪目,第二部看得很累。

《釜山行2》的口碑评价会让人想起拍《叶问4》导演叶伟信说过的一句话:“《叶问》系列肯定不会再拍下去了,就算是有人叫我拍我都不拍,我觉得没有故事可以拍了。”

延相昊导演的问题是,他也许主观上没打算恰烂钱,还觉得有故事可以拍,但实际上真的已经没有故事可以拍了。

如果导演没在第一部“杀死”孔刘,《釜山行2》有救吗?

肯定有人会问,是因为孔刘不演了,续集就扛不住了吗?

实际上延相昊导演自己都提到过,当初完全没想到中等成本制作的《釜山行》会取得如此大的成功,这才下狠手将主演全部写死。后来很后悔把孔刘的角色写死。

从这个意义上说,孔刘退出续集,的确对影片有影响。

一是最直接的票房层面,虽然这一部的主演姜栋元也是不折不扣的实力派演员,曾获得韩国电影评论家协会影帝,并拿到了韩国电影大钟奖的影帝提名,在韩国也是票房保障。

可是孔刘除了资深的票房号召力,还有第一部角色魅力的加成,所以如果续集孔刘能够回归,票房成绩应该会更好。

更重要的是创作上.虽然很多人认为孔刘角色上一部的牺牲充满光彩,但即使上一部孔刘不牺牲,电影一样会取得巨大成功,可是续集失去了孔刘,实际上就失去了剧情的延续性,事实证明导演果然就没更好的故事讲了。

如果孔刘的角色活到第二部,还可能把第一部其他角色也带几个回来,那么第二部的故事至少不会像现在这么呆板。

所以“失去”孔刘对《釜山行2》的确是重大损失。

可是换个角度想,假设孔刘真的回归了,《釜山行2》就稳赢了吗?也不是。

第二部口碑失败的根本原因是水面之上的故事和人物太过单薄,同时也失去了第一部的特色。

比如姜栋元的角色,从头到尾都在打打打,作为主角,不仅没有上一部孔刘,马东锡、郑有美的角色深度,甚至角色复杂性还比不上第一部的大反派金义城。

假设导演再拍孔刘,也很难完成这个角色从一开始的自私与自保,到最后的救赎与牺牲的一系列设计了,如果只让这个角色作为配角,主角还是姜栋元的角色,也是于事无补。

至于第二部的李贞贤、权海骁等几个角色,包括片中的几个反派,也都非常工具人化,因为故事实在太简单,包括本片最新的设计,那个人与丧尸的斗兽场,也是丧尸片的老套路了,再好的演员,无戏可演也很难发挥。

更不可能复制上一部壮汉马东锡一战成名,从金牌绿叶变成准一线动作明星的路径了。

说到底,还是影片的创作力已经用尽了,即使孔刘回归,也很难力挽狂澜,因为一部电影成败的关键,终究是影片的编剧和导演——延相昊。

《釜山行2》可能成为近期全球最卖座新片,可应该达不到第一部的票房了

最后一个问题是:《釜山行2》还能创造第一部那样的票房神话吗?

回想2016年7月,当《釜山行》第一次亮相戛纳时,就收获了无数好评,接连斩获了第20届加拿大奇幻电影节最佳影片奖、第37届青龙电影奖最高观影人数奖等诸多奖项,并以1280738人次的单日观影记录创造了韩国影视界的记录。最终拿下了931亿韩元的总票房,也就是7736万美元。

《釜山行2:半岛》的成本约为《釜山行》800万美元成本的两倍,目前票房声势不俗,并且已将发行版权卖给美国、英国、法国、拉美、日本、中国台湾、中国香港等15个国家及地区,在当下全球上映新片不多的情况下,甚至可能冲击全球票房冠军。

但影片面临的最大隐患是口碑如果进一步坍塌,还能留住的观众有多少,尤其是在疫情依然严峻的当下。

可作参考的是延相昊导演的上一部电影——《念力》。

这部2018年上映、集合了柳承龙、沈恩京等明星的超自然题材科幻片首日上映就取得了26万观影人次的高票房,但该片NAVER上的观众评分为7.02,甚至有16%观众打出了1、2分的成绩,有影迷吐槽说““如果能拥有主人公的超能力的话,要把去看这部电影的观众送回家”。

最终影片票房在低口碑影响下被腰斩,观影人次停留在98万,没能突破100万,票房可以用惨败来形容,延相昊被认为由此在韩国影坛从神坛跌落。

当年韩国媒体提出的计算公式是:柳承龙《七号房间的礼物》+沈恩京《奇怪的她》+延相昊《釜山行》=3200万观影人次。而柳承龙+沈恩京+延相昊=98万观影人次。

现在看来《釜山行2》的口碑无论如何也比《念力》强,可是一旦将预售票房存量耗尽,接下来影片相对平平的口碑能够带来多少票房增量就难以预测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釜山行2》未来的票房前景显然并不乐观。

而一旦影片票房真的出现大幅度滑坡,那就注定成为2020年韩国影坛一则经典案例:流量思维靠不住了,如何收获口碑,才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作为一个异军突起的IP,《釜山行》是依靠观众的支持才迅速崛起,如果离观众越来越远,恐怕最终还是难逃被抛弃的命运。

观众能载舟,亦能覆舟,在影坛永远适用,无论疫情是否消退。

而观众除了需要孔刘,首先需要的还是一个好故事,然后是良好的工业标准。《釜山行2》依然达到了良好的工业标准,可故事弱掉了,口碑就跟着暴跌。

当《釜山行2》票房遭遇口碑挑战的时候,我国的观众终于等到了电影院逐步开放的消息,喜欢电影的朋友们终于可以走出家门,去电影院里欣赏电影了,但蓄势待发的国产大片真正需要思考的是,自己该如何避免遭遇《釜山行2》的票房故事。



能够收藏一件好的文玩是一种缘分,很多朋友想入手文玩,可是因为了解不是很深,所以担心买到假货,您可以关注【微:3927332】,我们为您免费提供更多文玩资讯、鉴定等咨询服务。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