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下面滴水的段子,小黄文让人下面到流水

藏斋文玩 2020-07-21 阅读:24
藏斋猛犸象牙微信号:3927332

惟愿桐花缓缓开

上午朋友说学校门口路旁的桐花开了,先喜后惊——今年的桐花竟然开的这样早,全没些气候。

在北方,桐花都是一月或二月开的,如今还是数九隆冬就出现了这样的景致,真令人匪夷所思,兴许是桐树的芽胞有些萌动了吧。

中午放学的时候便飞一般的出去,果不其然,路旁的桐树上缀满了艳丽的桐花,远远看过去,宛如一片淡紫色的梦境。 但无人去欣赏。

是啊,这太不成体统了,一月二月开的花十二月份开了,有谁会真心留心?至少,在此时此刻,它太微不足道了!没有灼灼桃花的陪伴、没有灿灿李子芳香的熏缭,它显得太寂寞也太突兀了。

或许,是它准备好了也未可知?我不敢妄加评论。事物有事物的本来面貌,我无法揣测也不愿意去揣测,仅能奢侈的将目光驻留几秒,就要快速低下头——我自己还有很多的路要赶呢!

但愿它能长久!

 下午放学,仍有七分兴趣,就踱步出门,准备去领略桐花盛开的三分余温。

也许是因为外面的空气有些寒冷,脚步迈的些许沉重,胸口也被阵阵寒风压的喘不过气来,不由低估:这鬼天气也太怪了些。 心头涌上几抹担忧——桐花在朔风中是否依旧挺立?就算在风卷残云过后仍能挂在枝头,那时它是否还拥有萌发时的愿景与活力?是否有能力继续生长下去? 

闭上眼睛,我不敢再思考。仿佛面前有一个神秘的瓦罐诱惑着我去打破,但深知打破后只剩下苍白。

又来到桐树前,地上只有一片狼藉和车碾过的痕迹,那淡紫色、妖娆的桐花隐末了。 空气中透着一抹洇开的凄苦。 真是可怜,桐树那么多年的经霜成长,居然只换来了一朝的盛开。 我无语可说,只觉胸中堵住了,身上似乎也喷薄着热气儿。

但愿,但愿桐花开的晏些。 此时我能做的,只是贡献我渐次低温的心。



能够收藏一件好的文玩是一种缘分,很多朋友想入手文玩,可是因为了解不是很深,所以担心买到假货,您可以关注【微:3927332】,我们为您免费提供更多文玩资讯、鉴定等咨询服务。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