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疼你们一个一个来 趴下我要从后面爽死你

藏斋文玩 2020-07-21 阅读:471
藏斋猛犸象牙微信号:3927332

一个小时后,傅燕生眼角带着粉红,眼底闪过满意,除了没有到最后一步,其他该做的都做了。

想到那双软弱无骨的小手,傅燕生身子经不住又热了起来。

他运了一下气,渐渐平息体内的热气。

临睡前,他想到自己的克制,不解气地在她耳朵上咬了一口,低低道:“你今晚哭泣的样子很美,我很喜欢。”

云想想眼角滚出两颗晶莹的豆子,哽咽的声音一下子止住了。



他唇边勾起一抹恶劣的弧度,满意极了,大掌一伸,把她拉入怀中,将她紧紧禁锢在自己怀中。

他在她身后,一手枕着她的头,一手搭在她腰间,侧着身,弓着腰。

这个姿势霸道极了,刚好将她纳入自己的怀里。

云想想秀发凌乱,眼尾染着红晕,小脑袋缩在他的怀中,身子因为刚才的事情缩成一团,被迫紧挨着他。

就这样躺了一会,她悄悄抬眸看了他一眼,他们这样的姿势,就像他在保护她一样。

她咬了咬唇,抵抗不住浓浓的困意,没多久,在他怀中睡了过去。

……

第三天,云想想洗漱完毕,吃过早餐,傅燕生给她挑了休闲裙,让她去换。

等她换完从洗手间出来,傅燕生已经换好了衣服,上身白色衬衫,下身黑色休闲裤,比西装革履的样子,多了几分休闲出尘。

他单手插兜,站在窗前,听到浴室门打开的声音,转头望了过去。

云想想穿着一身浅蓝色的连体休闲群,裙摆到膝盖,看他的眸子清亮水润,清纯绝美。

傅燕生眸子微微眯了眯,一言不发上前两步,单手挑起她的下颌,含住了她的唇吻了起来。

一吻结束后,傅燕生带她出去,云想想跟在他身后。

她作为陪客,自然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四十分钟后,云想想被他带入了N市最大的马场。

御盛马场位置有些偏僻,但风景好,视野开阔,马场面积也大,跑起马来更有感觉。

云想想从未骑过马,她看着马场上,那些人穿着炫酷骑马装,英姿飒爽在马场上飞扬,优雅中带着几分野性。

云想想有几分跃跃欲试,但令她失望的是,傅燕生得知她不会骑,便没有让她参与的意思。

所以她只能遗憾地坐在一边,做一个美丽的花瓶。

可凭她惹眼的相貌,想要安安静静做一个花瓶挺难的。

因为美貌本身就是一种原罪,就算不做什么,也会不可避免招蜂引蝶。

“你好!我可以坐你旁边吗?”

谢远航看到云想想那张姿色天然的脸蛋,忍不住眼睛一亮,脚不可控制地走到了她跟前,故意搭讪她。

云想想正盯着马场傅燕生飒爽翩翩的身影,耳边响起了突兀的声音,她移开视线,就看见了身边多了一位年轻有魅力的俊男。

高大的身材,米白色的T恤,这一身简单的装扮,让他看起来年轻有活力。

他的笑容看上去不具侵略性,不像那天见到的陈浩宇。

但云想想蹙了蹙眉,她是跟着傅燕生来的,名义上就是傅燕生的人,要是再招惹上别人,傅燕生知道了,肯定会不高兴。

云想想想到了昨晚差点被吃掉的经历,不由打了个寒颤,看着谢远航的神情淡了几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很明显。

谢远航仿佛没有看到她冷淡的态度,凑上去,看着云想想那张国色生香的脸,笑得很和煦,“我叫谢远航,不知能否告知芳名?这跟陈浩宇如出一辙的打招呼方式,让云想想心里提高了警惕,她根本就不想跟任何人打招呼。

云国盛交代她这一个星期只需要陪着傅燕生,这卖身一样的七天,让她心里极度排斥。

她只想这七天快点过去,然后回到简单的现实生活。

她垂头咬着唇瓣,脸上尽是烦恼。

谢远航视线落在她的唇上,眸子深了深,笑容越发的和煦,“抱歉,是我唐突了,吓到了小姐,不过,你别担心,我是正经人,在N市也小有名气,很多人认识我,我绝对不是坏人。”

他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云想想要是再拒人于千里之外,那就是得罪了。

所以她抿着唇,扯出一个轻轻的笑容。

“我叫云想想。”云想想低声说道。

谢远航心里一喜,眸中划过一丝神采:“云想花裳花想容,春凤兰露华浓。”

云想想闻言只是轻轻抬眸看了他一眼,每个知道她名字的人,都会联想到这一首诗。

谢远航不能博得美人一笑,却没有气馁,微微一笑,“你的名字可真适合你,你跟瑶池殿池月光照耀下的神女一样美。”



云想想脸蛋瞬间染上红晕,这还是头一次,有人这样直白的夸赞她的美貌。



谢远航看着这个动不动就脸红的小姑娘,心底多了几分火热,心里啧啧称奇。

整个N市他熟得很,以前却没有见过这个女孩。

他眉头微微一挑,云想想……云想想……总觉得这个名字,他似乎在哪里听过。

他凝眉想了一会,却没有头绪,难道是他哪个叔伯的女儿?

“哟!这不是谢公子吗?你也在啊。”

谢远航回头一看,却是陈氏企业的小公子陈浩宇。

谢远航跟陈浩宇同在N市富贵圈里混,自然是认识的,只是交情不深。

谢远航挑眉,“陈浩宇,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平常这个时间点,陈浩宇应该在哪个女人的床上睡得昏天暗地才是。

陈浩宇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作息是标准的夜猫子生活。

昼伏夜出,白天睡觉,晚上就出现在各家夜店、酒吧等游乐场所,难得在白天看到他。

陈浩宇微微一笑,也不解释,头微微一偏,落在云想想身上,眸中闪过一抹邪肆,径直朝谢远航走了过来。

他今天这么反常,就是冲着谢远航身旁的小猎物而来。

云想想显然也看到陈浩宇,随即脸色有些不好。

她还小,涉世未深,根本不懂得掩饰脸上的表情。

陈浩宇一出现,她如坐针毡,很想拔腿就跑。

陈浩宇脸上含着笑容,一步步往这边走来,眼神毫不掩饰,好几次落在云想想身上。

云想想被他看着,心里无比恶心。

她猛地站起来,脸色略微有些白,匆匆对谢远航说道:“谢……谢公子,我有事先走了。”

说着,不管谢远航是什么想法,急匆匆离开现场。

她步履匆忙,像是在躲洪水猛兽,这让谢远航颇为讶异。

谢远航是人精,哪里看不出这其中的猫腻。

谢远航看着走到身边的陈浩宇,似笑非笑道:“陈浩宇,老实交代,你小子是不是对云小姐做了什么,以至于人家看到你,就像猫见到了老鼠。”

陈浩宇唇边扯出一个邪气的笑容。

他今天穿着一身白色,头发全往后梳,倒是把自己捯饬地像个白马王子。

他慵懒地坐在云想想刚才坐的位置,一手随意地搭在椅子背后边沿,仰着头,看向居高临下的谢远航。

他无辜地耸耸肩,“谢远航,你可别冤枉我,我只是想跟她打声招呼,可是你也看到了,我都还没来

得及开口,人家就跑了。”



他说着,声音带着满满的鄙薄,“啧!傍上了达官贵人,就不把我等凡夫俗子放在眼里了。”

谢远航一愣,皱眉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浩宇露出一个大家心知肚明的笑容,“行了,谢远航,你小子别给我装蒜,你想要这个女人,还得排在我后面,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这个女人,我可是早就看上了,只等傅燕生玩完了,一脚蹬了她,她就是我的啦!”

谢远航眼睛瞪了瞪,傅燕生……怎么跟傅燕生扯上关系了?

只一瞬,谢远航立马就想明白了前因后果。

难怪他觉得云想想中这个名字很熟悉,原来是她,云国盛两天前送给傅燕生的那个女儿啊!

谢远航轻轻啧了一声,声音里带着毫不掩饰的轻蔑。

本来以为是一朵清纯的小白花,没想到是谁都可以采摘的花蝴蝶。

谢远航眸子微微眯了眯,既然如此,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谢远航眸中闪过玩味,从一个和煦的大男孩,变成吊儿郎当的公子哥。

他扫了眼满脸邪肆的陈浩宇,拨了拨腕表,淡淡道:“失陪一下,我去一下厕所。”

陈浩宇可有可无地点点头。

谢远航优雅地转身,朝云想想离去的方向走去。

陈浩宇看着谢远航离去的方向,嘴角微微翘起,眸中同样闪过玩味。

好戏,就要开始了!

他心中轻轻咀嚼着傅燕生的名字,轻嗤一声,他倒要看看傅燕生有什么本事。

云想想第一次来马场,对这里不熟,问了清洁工厕所的位置,她就在里面呆了二十分钟,心理想着陈浩宇应该离开了,然后才慢吞吞从厕所里出来。

猜测着,往傅燕生所在的方方向走去,谁知,谢远航在拐角处蹿了出来,云想想被吓了一跳,连连后退。

“云想想……”谢远航笑着逼近云想想,但云想想总觉得他的笑容有点不一样。

云想想眉头一皱,谢远航此刻看着她的笑容,跟陈浩宇一模一样。

云想想心底多了几分警惕,暗暗深吸口气,扬唇笑着对他点点头,“谢公子。”

谢远航却猛地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一手揽住了她的腰肢。

在云想想变脸的同时,他一个用力旋转,把云想想压在了贴着大理石砖的墙壁上,把云想想困在他跟墙壁之间。

云想想害怕地缩着,紧贴墙面,咬着唇,惊惧道:“你……你这是想要干什么!”

谢远航邪肆地舔了舔唇,低声笑道:“云想想……名字美,人也美。”

他凑近云想想,压低了身子,在她的发间深深嗅了一口,露出沉醉的表情,放浪形骸道:“真香!”



能够收藏一件好的文玩是一种缘分,很多朋友想入手文玩,可是因为了解不是很深,所以担心买到假货,您可以关注【微:3927332】,我们为您免费提供更多文玩资讯、鉴定等咨询服务。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