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玉鉴定从“形”“纹”发现|不止现代才有伪古玉

藏斋文玩 2020-06-29 阅读:31
藏斋猛犸象牙微信号:3927332

古玉形纹,均与其实用功能密切相关,不可能脱离实用功能或单纯为了美而雕琢玉器。凡探究玉器功能,除了依靠其出土位置,还要查阅文献,找到证据,方可从形纹人手辨其功能。凡涉及《周礼》所载的“六瑞”(镇圭、桓圭、信圭、躬圭、谷璧、蒲璧)、“六器”(璧、琮、圭、璋、琥、璜)及殓玉(玉衣、九窍玉等)等礼玉,均有所出典,须重视文献考证和实物考察相结合的办法,以辨认其形纹、时代及真伪。其他陈设、装饰、器皿等日用玉器,文献记载不严谨,有较大的随意性,形纹变化很大,故上述古玉鉴赏著录多一带而过,未作详细讨论。

朱德润《古玉图》(一)

明人高濂将古玉分为上古和唐宋以下两大阶段,上古包括三代至汉魏。他说:“上古用玉珍重,似不敢亵”,他列举“六瑞”、“六器”之后,提出:

剑之饰:璋、秘、鹿卢。

佩之饰:璁、珩、双璜、冲牙。

王侯舆服之饰:指南人、蚩托、轴、辂饰诸具、弁星、蚩牛环、螳螂钩、辘轳环、螭琥、蟠螭环、商头钩、双螭钩、玉套管、璩环、带钩、拱璧。

后官夫人之饰:琉珥、杂佩、步摇、笄珈、玉填、玉玲、琼华躁玉。

又如以玉作六瑞以及宝玺、冈卯、明趟、玉鱼、玉碗、卮匝、带围、弁饰、玉辟邪、图书等。

这种分类是否准确,不必苛求。在高濂眼里,三代至汉,玉形制大体概全,在出土和传世的两种玉器中可以找到不少。

朱德润《古玉图》(二)

自唐宋以下所制不一,如:管笛、凤钗、乳络、龟、鱼、帐坠、哇哇、树石、炉顶、帽顶、提携、袋挂、压口方圆细花带板、灯板、人物、神像、炉、瓶、钩、钮、文具、器皿、杖头、杯盂、扇坠、梳背、玉冠、簪、珥、绦环、刀把、猿、马、牛、羊、犬、猪、花朵等种种玩物。这些礼玉和玩物在现已发现的出土玉器和尚存的传世古玉中均可以找到,远比上述高濂所列举的玉器品种丰富多彩。

《玉谱类编》、《玉雅》、《古玉图考》都有玉器形纹的描述,吴大潋《古玉图考》载有图形及其考证。由于这些玉器形纹缺乏出土地层关系,在年代鉴定上未必准确,在真伪上多有含糊不清之处,故在辨伪方面难以作为证据。为何明、清朝代之人在玉器辨伪上谈到形纹的较少呢?这并非偶然,究其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但其中关键则是玉器那神圣的、礼德的内涵被淡化,并被纳入玩赏的范畴。与青铜器相比,古玉始终为皇家朝廷垄断,在学术上、考据上没有地位,加以有铭玉器甚少,没有引起士大夫的关心和注意。而在此时,玩玉、藏玉之风勃兴,古玉被罩上清玩的外衣,最终被考古学家拒之门外。似乎仅有吴大潋一位对朋友收藏的古玉进行考证研究,并编纂《古玉图考》公之于世,也是难能可贵的例证。

西周 青玉龙纹璜

收藏家玩玉也各有偏好,自明多重玉材,至清便重沁色,而不去考究形纹的状况及其演变,往往只用笼统的器名代替复杂的器形,对形纹的兴趣,也远不如对刀工那样浓厚。而作伪古者,则利用收藏家的弱点“如式琢成,伪乱古制”而获得高值。至清末,吴大、潋虽重视形纹,但已无法纠正鉴赏家、收藏家对玉器形纹认识的偏差。从辨伪角度评估古文献上有关形纹的文字,可以说均简单笼统,仅仅可以说明某种器物的存在,而没有介绍其具体形式,故其参考价值极其有限。

“璞散则为器”,这是人人皆知的道理。那么,器是什么?器是人们依据一定的社会需要经设计制造的器具,具有特定功能和使用价值。玉器的器型是有规律可循的,因而它可以成为辨伪的一个重要依据。近四十年来发掘出土的玉器,已为我们研究玉器器形的类型、特点及其演变谱系提供了重要资料和可靠标准,只要掌握了历代古玉器形演变的规律,对识别伪古玉是很有帮助的。

战国玉璜佩

如何把握器形的规律?必须从宏观上研究造型艺术规律。譬如我们将已出土的八千余年的玉器整合梳理后,在本书第二章所述的“中国玉器艺术方法”中已概括介绍。

但是,古代收藏家也不完全了解上述古玉造形演变的规律,所以,出现误差是在所难免的。

从文献和实物考察,古代赝品玉器不外乎有以下三个来源:

(1)仿照古玉,依式琢成。这种仿古器形的玉器如果找到相仿佛的玉材和技艺高超的匠人,照着真古器仿制,有可能达到乱真的水平。

(2)凭主观猜想附会臆造,雕出一种不伦不类的新器形。此类伪古是毫无根据的十足的伪古,凡熟知历代玉器器形者均可识破。

(3)按图索骥,从《考古图》、《西清古鉴》、《古玉图》等古器物图录中选择作伪器的器形蓝本。这种作伪手法只能将图上见到的做得较为具体,看不见的部分则交代得笼统而粗糙,或加上与蓝本毫无关系甚至互为抵牾的图案,纰漏暴露,容易被辨伪者抓住破绽。

战国晚期 玉龙首璜

高濂所指的依式琢成之“式”,含义可能比较广泛,以我们今天所见,当以所谓的汉宋玉器为主,如玉具剑饰、卮、杯等。明代造伪者亦伪造同时代的治玉名家陆子刚的作品,陆氏原作便是造伪者所依之“式”。清代出现伪制的琮、璧、圭、璋等礼玉,二十世纪上半叶始造生坑伪古。

凡看到与图籍相同器形的玉器都要思忖,不能轻易放过,要仔细观察,掌握证据,再作结论。造型相同的对玉器,在出土玉器中偶可见之,如一对龙形佩,细审之是否是从同一块玉料上锯下?要将器形之外的其他因素联系起来进行分析,有了把握再作论断。

商 玉虎形刻刀

装饰器形本身超出实用功能或者说没有使用价值的附加部分,以及在玉器上的图案纹样,前者本属器形的组成部分,后者是填充玉器上的空白,使光素器具有美观的纹样图案。图案主题分为动植物和几何形两大类,时代特点极为鲜明,比较容易识别。同时受到图案学与绘画史的制约,往往带有较为鲜明的工艺美术的特点。一位有着绘画、雕塑和工艺美术知识的收藏家,可从其图案纹样进行辨证,以判断其真假。

古玉形纹的演变规律与器形相似,也要从整理四十年来出土玉器过程中找出它的发展脉络。我国古玉器上出现图案和装饰,大约始于红山、良渚两个史前文化部落。红山文化玉器的装饰已发育健全,兽首块、玉勾云形器、玉双猪首饰三孔器、玉兽面饰丫形器等都是有力的例证,但并无图案纹饰。玉器图案纹饰最初盛行于良渚文化地区,有直线、曲线、S纹、回纹、人面纹、兽面纹以及觋戴魃头骑道具兽跳傩舞以琮事神的图徽,其影响深远。三代玉器图案的时代特点极为鲜明,如夏的直、横、斜阴线及其交错;商殷的饕餮纹;西周的凤纹;春秋的细密禽兽首纹;战国的涡纹、龙纹等,它们都带有非常鲜明的时代烙印。所以,纹饰也是辨伪的重要依据之一。

商代青黄玉兽面纹珮

形纹辨伪从何入手?

由于辨伪家的经验不同,着眼点也各有侧重。笔者以为不外乎是形、神两个方面:形是图案的单元及结构,伪为者往往不谙其章法,时有交代不清的现象;神,通俗地讲是神韵、神气或精神;神,是不易仿的,或者说得明确一点,神是不能仿的。我国的“效颦”、“画龙”、“画虎”等典故都是讲的这个道理。所以,形似尚可仿,神似不可求。总之,伪古玉中形神兼备者难得一见,形似神非者尚有一定的欺骗性,而形神俱非者易辨。

伪古玉形纹饰造型有的有所本,也有的出自附会和臆造。凡见到有所本的形纹时一定先从形入手,经过分析如看不出破绽时,再进而体会其神韵,神完韵足者必真无疑。对形神的理解和体验,于初学者是很大的难题,我从不相信有生而知之的怪事,只有学而知之才是正常规律。所以对初学者来说没有什么捷径好走,只有学习、学习、再学习,在学习中积累提高。



能够收藏一件好的文玩是一种缘分,很多朋友想入手文玩,可是因为了解不是很深,所以担心买到假货,您可以关注【微:3927332】,我们为您免费提供更多文玩资讯、鉴定等咨询服务。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