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越野跑前6名唯一幸存者遭网暴 被质疑在炫耀,不感恩救命恩人

藏斋文玩 2021-05-25 阅读:1334
披毛犀角,虬角,独角,抹香微信号:5735363
今天,河南商报记者也在第时间慰问采访了华子的家属,并作了相关报道——《这位在甘肃白银马拉松遇难的河南跑友,刚过完42岁生日!家属:刚开始都不敢告诉父母》。
  华子的装备
  【用跑步诠释爱】
  河南商报记者了解到,华子对跑步的热爱,超出了很多人想像。这个大老爷们,用跑步诠释着对这个世界的爱。
  华子生前曾告诉别人,他2017年全年总跑量就超过了3000公里,2018年更是超过了5000公里,平均每天跑步13.6公里。
  华子华子常用跑步的方式表达情感。2019年9月13日,华子在许昌魏都区历时1小时55分,跑步24.09公里,跑出了“中国70”的字样。
  亲戚朋友常说他:“40岁的成年人了,大半夜不睡觉,跑步几十公里,难以理解。”家人也劝他,这么大年龄了,不要天天跑步了,太累人了。
  华子参加过很多马拉松
  而华子后来却称,自己跑步多年,从跑步中经历了很多从没有经历的。跑步锻炼了他的忍耐力,他的意志力。跑完超百公里的比赛后,他觉得生活中的困难没有那么难了,再坚持一下都能挺过去。本刊记者/胥大伟 徐天
  “太可怕了,每次说都得流泪”。
  5月23日晚,《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在白银市景泰县人民医院见到了此次越野马拉松赛的生还者王金明。在这一天里,面对不断来访的记者,王金明重复叙述着那段噩梦般的经历。
  在病床上,记者看到王金明的双膝几近磨烂,他的手掌上也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伤口。王金明告诉记者,他此前了解过野外生存或应急方面的知识,这对他在遇险之后的应急自救帮助很大。王金明通过爬行让自己热起来,同时不断地咬嘴唇,让自己保持清醒,“我告诉自己不能睡觉,一睡就睡过去了。”
  (梁晶赛前发自黄河石林国家地质公园的视频截图)
  但中国越野跑纪录保持者梁晶没有撑过去。梁晶是国内越野跑顶尖选手,2015年,梁晶辞去工作,专心以跑步拿奖金为生。他曾经有着傲人的辉煌战绩:2018年,梁晶以151.2公里的成绩夺取“2018济南12小时超级马拉松赛”冠军,并打破自己保持的中国12小时超马纪录;就在上个月,宁波江南百英里越野赛,梁晶刚以18小时24分23秒的成绩创造了全新百英里赛道纪录,收获了万元奖金。
  黄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赛,对梁晶来说一点都不陌生。前三届的冠军都被他收入囊中,今年是他第四次参赛,却最终因失温,倒在了熟悉的赛道上。
  21人遇难事件已经过去近48小时,不少遇难者亲友和家属仍然在追问:第一时间,救援是如何展开的?整个赛事的应急措施、救援系统到底有没有发挥作用?“后退比前进更难”
  王金明是第一次参加越野跑,此前他所参加的马拉松比赛都是“路跑”。在网站上看到此次活动,远在重庆的王金明抱着跑跑看的心态报名参加了本次赛事。
  临赛前一天,主办方开了一个技术分析会,所有参加此次百公里越野赛的选手都得参加。黄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赛的赛道,具有一定难度,海拔整体在2000米左右,很大一部分赛道处于无人区,20小时的关门时间也有一定的“门槛”。劫后余生的王金明说,这样的越野跑对新手来说确实是有门槛的。
  王金明回忆,比赛刚开始时,天气并没有什么异常。他带了保温毯、GPS、口哨,还有冲锋衣。当他跑到cp2至cp3路段时,天气骤变,狂风、冻雨还有冰雹一起袭来,气温骤降至只有几度左右。王金明感到手脚逐渐冰凉,意识逐渐模糊。
  (5月23日,甘肃白银山地马拉松越野赛受伤人员在景泰县人民医院接受治疗。图/中新网)
他想打开携带的保温毯,由于四肢冰凉,拆解了20多分钟才打开,然而一股狂风将他的保温毯刮走了。此时,王金明处于cp2至cp3段中间位置,那里属于无人区,山形陡峭,地形复杂。进退两难,又缺乏必要的补给。在一个风口处,王金明遇到了五六位参赛者,彼此的身体情况都差不多。王金明感到自己的手脚慢慢失去知觉,他只能爬行。王金明提醒其他的参赛者动起来,“但大家都已经有心无力了”。
  刘喜兵是甘肃本地人,同时也是一位资深“跑友”。去年,刘喜兵也参加了黄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赛。
  在刘喜兵印象中,活动主办方在赛前并没有通报过当天会有突发的天气情况。他告诉记者,有经验的赛手,一般会根据自己的用时去分配和携带物品。去年,刘喜兵跑完全程用时13个小时,参照用时情况,刘喜兵带上了保温毯、哨子和头灯等必需品,而将轮换的衣物等物品存放到了cp6补给点。
  刘喜兵遇险的地方同样是在cp2至cp3路段,狂风暴雨之下,被一阵风刮倒后,刘喜兵便失去了意识。刘喜兵不记得自己是如何被救下来的,当时他已经陷入了昏迷。一段视频显示,刘喜兵当时只穿一层跑衣,平躺在地上、口吐白沫。刘喜兵告诉《中国新闻周刊》,cp2至cp3一路都是陡峭的石头山,使得参赛者“后退比前进更难”。
  晚上8点左右,刘喜兵被当地牧人所救,他也是最早一批获救的被困伤者。
  复杂地形给救援带来巨大挑战
  5月22日下午3时左右,景泰县条山消防救援站接到了求援电话,站长成文卿奉命带领两台车10名救援人员前往救援。成文卿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当时他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说有1个人被困在山上了”。
  下午5时左右,成文卿和他的救援团队到达了cp4补给点。救援队员们是沿着cp6至cp5再到cp4的,从cp6到cp5这段路线,越野车可以行驶,“但到达cp4点后,车就无法走了”。
  cp4补给点是在一条深沟里,成文卿在补给点看到了一顶帐篷。蓝天救援队的救援人员告诉他们,自己体力不支了,而山上被困人员存在失温的情况。救援队带上战斗服、水、绳索等保温和救援物资,继续从cp4往cp3至cp2这条线开始搜索作业,随队出发的还有一名医生。
  (23日上午直升机救援现场。图/中新网)
  救援队面临的第一个挑战是不知道被困人员的具体位置。该地区属于无人区,对救援人员来说是片陌生地域,只能依靠马拉松赛道沿线的信标旗来指示搜索方向。其次是通讯受到影响,成文卿说,救援人员一般都是使用手机来进行沟通,到了事发地之后,发现山上无信号。救援队特地携带了两部卫星电话,但当地地形太复杂,“被山挡住了,卫星电话通讯也会受到影响”。
  当地的复杂地形给救援带来巨大挑战,成文卿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们从cp4地段开始徒步救援,体力消耗很大,到了cp3区域,该地山形陡峭,赛道大多在山顶处,有些赛道旁即是悬崖。而cp2区域,地形则更为险峻,属于越走越危险的情况。
  陌生的地形加大了搜索的难度,虽有当地村民作为向导,但事发地域常年人迹罕至,也没有明确的地名,无法精准定位和指示目标。在天快黑时,救援队员终于看见了几个人影。
  救援队员走近发现,在一个牧羊人放牧所搭的窑洞里,有四位参赛选手,身旁有两位当地村民在照料。成文卿发现,四人中只有一人有生命体征,另外三人已经冻僵死亡,其中一人就是国内越野跑顶尖选手梁晶。
  救援队员在洞中生起了火,对幸存的参赛者做了保暖处理,留下一名救援队员照料,其余救援人员继续搜索救援。整个救援行动持续到第天凌晨6点,成文卿率领的救援队一共发现了9位参赛者,但除了那位幸存的参赛者,其余7男1女都遇难了。
  在成文卿看来,参加这样的野外越野运动,冲锋衣等户外保暖设备是必须要携带的,“当地村民说即使夏天上山,也要穿棉衣的。”成文卿说。



能够收藏一件好的文玩是一种缘分,很多朋友想入手文玩,可是因为了解不是很深,所以担心买到假货,您可以关注【微信号:5735363】,我们为您免费提供更多文玩资讯、鉴定等咨询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