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你错了,比BTC更浪费的是美元

藏斋文玩 2021-05-17 阅读:208
披毛犀角,虬角,独角,抹香微信号:5735363

文 | 华仔

5月12日(周),埃隆·马斯克表示,特斯拉将不再接受比特币,理由是比特币需要使用化石燃料发电开采比特币。

消息出,比特币立刻大跌,从接近6万美元的价格,一度跌至4.55W,后回升至5万美元左右,不过话说回来,比特币还算坚挺,这种跌幅在从比特币的历史来看算不了什么,而且近段时间比特币在五到六万之间来回震荡很多次了,小事情。

马斯克一直是比特币的支持者,他曾多次在推特上提及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不仅曾表示可以用比特币购买特斯拉,而且还表示,未来的火星经济可能基于比特币等加密货币。

此次突然如此言论,有人猜测是为了割韭菜,以他的阅历不可能到现在才知道比特币的维持需要消耗大量的电。

割不割韭菜我就不做猜测了,我们今天就借着这个话题聊聊比特币耗电的事。

据报道,整个比特币网络每年可能消耗多达184太瓦时,相当于三峡大坝两年的发电能力,可以为中国3亿人提供一年的用电,相当于一个中等国家一年的耗电量。

之所以比特币如此耗电,简单来说,它通过算力的消耗,将电力转化为真实的交易记录。这也是比特币避免黑客攻击的方式。

攻击比特币的黑客的唯一希望是,掌握超过全网算力50%的算力资源,自己验证自己的欺诈行为,并将它写入比特币账本,假装这是一笔有效的交易。

截至2017年1月,比特币网络的全网算力约等于2万亿台消费型笔记本电脑算力的总和,这个数字大于世界上最大超级计算机算力的200万倍,大于全世界排名前500的超级计算机算力总和的20万倍。

通过直接将算力货币化,比特币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单一用途的计算机网络。

所以,比特币被攻破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就算有人成功地篡改了交易记录,他也不大可能得到任何好处,因为由于他的攻击,比特币网络的价值会大幅下跌,乃至归零。

换句话说,为了摧毁比特币,攻击者需要付出极大的成本,却不会得到任何回报。

事实上,即使这样的图谋成功了,网络上的诚实节点也可以及时回滚到攻击发生的区块之前,让网络继续运行起来。

然后,攻击者需要继续投入巨大的成本,攻击诚实节点的共识。

说了这么多,就是要让你明白,耗电量大是为了保障比特币的安全性。

有的人说了,安全是安全,消耗这么大的电量不值得,又没什么价值,只是击鼓传花的游戏而已。

是否有价值,都是主观的,没有客观的衡量标准。世界各地大量发电以满足消费者的需要,电力是否被浪费了,只能由消费这些电力的人评判。

那些愿意为比特币网络支付运营成本的人,实际上是在有效利用这种电力消费,这意味着电力是为了满足消费者的需求而生产的,没有被浪费。

而且从经验上说,比特币是最好的货币,当然在成为货币的过程当中,需要民众的共识。

有人会说了,比特币好是好,就是耗电,不看好。

先讲一个芝加哥学派经济学家弗里德曼的故事,他早年认为,政府发行的法币体系比金本位好,原因之一是金本位浪费黄金。

到了晚年,他的这一信念开始动摇了,他看到每天数万亿的外汇市场,才意识到这可能是更大的浪费。

所以比特币耗电大不大,没比较就没伤害,让我们跟法币体系来比较比较。

让我们来看看全球最大的央行美联储,以2019年为例,美联储光为了维持自身的运营,整个体系的运转花费了45亿美元,此外,还有8.37亿美元的花费与制造、发行和回收货币费用,消费者金融保护局的运营经费为5.19亿美元。

最绝的是,美联储理事会的会议开支,居然达到了8.14亿美元,就这几个人开会,都特么能花掉8亿美元,看来,会议酒店的马桶,应该都是黄金镶钻石的,鲍威尔每蹲一次马桶,至少要消费1颗钻石。

粗略算下美联储的消费的费用45+8.37+5.19+8.14=66.7亿美元,这只是美联储一家,全世界100多个国家,几乎所有国家都有央行,保守估计66.7*30=2001亿元。

有些人觉得这不算多呀,其实法币体系下的最大消耗不在于此,而在于外汇市场。

在金本位时期,比如恺撒的奥雷金币时期,或者在17世纪阿姆斯特丹银行的金本位下,又或者在19世纪的金本位下,国际贸易是非常简单的,因为所有的货币其实都是黄金的代币,所有货币都可以兑换成黄金,国际贸易相当于只有一种货币,那就是黄金,各国货币都是以固定汇率可以相互兑换的。

而且那时候,关税和贸易壁垒几乎不存在,如果有关税的话,也仅仅是一些维持过境检查点和海港运作的基本费用。

现代法币时代,货币的价值不再等于固定单位的黄金,不再具有可预测性和相对稳定性。相反,货币的价值随着货币和财政政策以及国际贸易的变幻莫测波动。

蒙代尔不可能三角告诉我们,没有政府可以同时实现这三个目标:汇率稳定、资本自由流动、货币政策独立。

1971年以后,世界主流国家基本上实行的是货币政策独立和资本自由流动,各国货币之间实行浮动汇率。

这种安排,对大型金融机构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利好,创造了价值数万亿美元的外汇市场,来交易各国货币和期货。

而对于那些从事生产的企业、个人,是没有任何好处,反而会因汇率的变动不居,产生了经济核算上的困难。

跨国贸易公司,原料会来自很多国家,产品也会销往世界各地。每一个采购和销售计划都会直接受到相关国家的汇率的影响,甚至一起与本国完全无关的汇率波动,就会让一家极具竞争力的公司蒙受巨大损失。

如果该公司主要供应商所在国的货币升值,公司的成本就可能上升到超过公司盈利能力的水平。如果该公司的主要出口市场的货币贬值,同样的事情也可能发生。

那些花费数十年时间构建自己竞争优势的公司,可能在15分钟内因为不可预测的外汇波动而彻底丧失竞争优势。

资本自由流动和自由贸易建立在浮动汇率的流沙之上,企业和专业人士需要时刻关注货币的动向。

每个企业都需要投入资源和人力来研究这个无法控制却又极其重要的问题。

越来越多的人转而开始对央行、政府的政策进行投机,对货币涨跌进行投机。

这种精心设计的中央计划机制及其伴生的投机行为,往往最终会阻碍经济的发展。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估算,2016年4月外汇市场的规模为每日5.1万亿美元,照此计算,每年外汇市场的规模为1860万亿美元。

与此同时,据世界银行估算,2016年,世界各国GDP总和约为75万亿美元,这意味着外汇市场的规模大约是全球所有经济体产出的25倍。

重要的是,记住,外汇兑换不是生产过程,这就是为什么这个数字没有纳入GDP统计。

将一种货币兑换成另一种货币不会创造经济价值,这不过是为了克服不同国家使用不同货币产生的巨大不便而付出的代价。

这就是经济学家汉斯-赫尔曼·霍普所称的“带有部分以货易货性质的全球体系”。

在此体系下,跨国贸易造福全球人民的能力被削弱,所有人不得不支付高昂的交易成本来缓解不良系统的缺陷带来的不便。

世界不仅为克服这些障碍浪费了大量的资本和劳动力,各地的企业和个人也经常因为汇率波动造成经济误判,蒙受重大损失。

除了以上这些之外,以美联储为代表的央行,人为的对利率进行干预,造成经济的繁荣—退的经济周期,严重的会造成经济危机,甚至大萧条。

所以,跟以上这些浪费和损失比较起来的,比特币那点电算的了什么?

如果全世界以比特币进行交易,储蓄、记账,以上这些都可以避免。在这样的货币体系下,全球将是统一的全球记账单位和价值衡量标准,全球的生产商和消费者都能准确评估成本和收入。

这样的硬通货下,货币供给不再是政府及其宣传家染指的对象,每个人都将为社会贡献自己的生产力,而不是试图钻愚蠢的货币操纵政策的空子来发家致富。

END



能够收藏一件好的文玩是一种缘分,很多朋友想入手文玩,可是因为了解不是很深,所以担心买到假货,您可以关注【微信号:5735363】,我们为您免费提供更多文玩资讯、鉴定等咨询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