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的一整月(『三月的一整月』李健写的最好的歌曲之一)

藏斋文玩 2021-05-17 阅读:32
披毛犀角,虬角,独角,抹香微信号:5735363
三月的一整月(『月的整月』李健写的最好的歌曲之一)
李健的『三月的一整月』是他『故乡曲』系列中最喜欢的一首。如果说早期他的『异乡人』『故乡山川』是以一种微观角度去表达远离故乡游子的情愫,那么后期的『迷雾』则是站在一个更高的视角上,去探寻游子与故乡之间元对立的矛盾。而到了『三月里的一整月』你会发现李健的作品就像汪曾祺和阿城的作品一样,越来越圆润,少了很多强调,用简单平和的语言去表述李健对家乡问题的思索。
所以在『异乡人』中我们还可以看到“不知不觉把他乡当做了故乡”这种精致而伤感的言语,在『迷雾』中我们只可以通过『层层迷雾仿佛是弥天大谎』这种隐晦而节制的语言中细细咂摸李健所表达出的思考。而到了创作『三月』之时,功力已然大乘,他已不再像之前一样或直抒胸臆,或隐喻吐思愫,而是采用最简单的白描手法,勾勒生活中的平凡点滴,来营造意境,突出氛围,用最实得语言去反应最深刻的问题。
以下为歌词:
农历 三月间最是难熬 倒春寒
残雪 惹人厌 慌慌择路 脚蹒跚
旧伤 又复发 家中老人 夜难安
苦盼 心上人 却是他人 入眼帘
想必此刻他乡 已温暖
春风 正拂面
这里从来 严冬难去苦纠缠
生火 做饭 哪管 门外风寒
棉衣 脱不去 遥遥无期开江鱼
隐约 吵闹声 红白喜事 老邻居
不知何处去 躲不开闲言碎
阵阵猫儿叫 惊蛰已过 哪生趣
想必此刻他乡 已温暖
春风 正拂面
这里从来 严冬难去苦纠缠
推杯 换盏 烟雾缭绕 房间
终于有人 告别三月天
一路 向南方
他日 何处相见 是非 旧模样
轰然 一声响
江面浮冰 涌动
转眼 汽笛声
江水流淌 向东
从文学性上来看,这首歌的歌词写得十分巧妙,前半部分集中展示了两地的对比:一边是倒春寒,脚蹒跚,家中老人夜难安的故乡;一边是春风拂面的他乡。从而营造出一种对立性的局面。(交待背景)
如果按照惯常的思维逻辑,经过对比,两地有好有坏,那坏的地方应该向好的地方去学习,弥补自己的不足。而李健并非这样去写,在描述完两地之间的差距后,李健紧接着用了一句“生火,做饭,哪管门外风寒”来揭示了家乡所出现的问题----保守性与缺乏勇气。(在屋内生火做饭解决的是个体的温饱问题,并不管门外大环境如何变化如何恶劣,这里的门具有很强的象征意味),而后面所出现的诸多意象,如红白喜事的风俗,老邻居,推杯换盏满是烟雾的房间,以及躲不开的闲言碎语,都无一例外对家乡出现的这些问题进行揭示与表述。(揭示问题)
最后李健写出了终于有人一路向南方,此时的音乐由弦乐转为大开大合的打击乐,这种音乐的加入,正好映衬了文中所说的江面浮冰涌动破裂,而这里的江面浮冰破裂,并不单指冰块的破裂,还有更深层的象征意味,审核问题,故不多表。最终江水流淌向东,天气回暖,冰块消失,严寒已去,大的洪流已然滚滚向前......
补充两个点:1.『终于有人告别三月天,一路向南方』自我感觉这里所指的并不是一种消极的现象,或者是一种人口的逃离。而是一种不满『生火做饭,哪管门外风寒』的现状,不管别人闲言碎语,勇于进取,找寻解决事情的方法的那群人们的行为与精神的象征。
2.『倒春寒』,这个词非常有意思。这个是寒冬过去,春天到了,天气回暖之时,又有寒潮来临。结合李健家乡几十年来的历史变迁,这个词形象得无以复加。
三月的一整月(『三月的一整月』李健写的最好的歌曲之一)



能够收藏一件好的文玩是一种缘分,很多朋友想入手文玩,可是因为了解不是很深,所以担心买到假货,您可以关注【微信号:5735363】,我们为您免费提供更多文玩资讯、鉴定等咨询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