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小伙数字化装配运20 胡洋个人资料介绍

藏斋文玩 2021-05-05 阅读:105
披毛犀角,虬角,独角,抹香微信号:5735363
导读:要加快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培养更多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能工巧匠、大国工匠。在迈向建设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中,技术工人正在成为中国制...
 
要加快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培养更多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能工巧匠、大国工匠。在迈向建设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中,技术工人正在成为中国制造、中国创造的重要力量。5月1日起,小新为你持续带来“五”特别节目《大国工匠》,一起解码中国创造背后的人才秘籍,一同走进央企能工巧匠们的故事。代号“鲲鹏”的运-20飞机,是我国自主研制的首款大型运输机,标志着中国大飞机设计制造能力取得突破性进展。在它的身上,凝聚了几代航空人的智慧和汗水。今天的大国工匠,我们来认识一位90后的年轻人,他是运-20飞机机身数字化装配的领军人——胡洋。今天的大国工匠,就让我们走近胡洋。
在中航西飞,新一架运-20开始机身调姿。这是飞机制造过程的重中之重。
中航西飞机身装配厂数字化装配工程师 胡洋:整机的姿态有问题的话,它的机翼肯定就是个偏的,垂尾也是偏的,起落架也是偏的,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
机身调姿对精度要求极高,全长50米的机身,各个部位偏差不能超过0.5毫米,这就好比在一个篮球场不能出现芝麻粒大小的误差。在以往,这项工作需要十几个人通力合作一个月才能完成,今天只要两个人一天就可以完成这项复杂精密的工作,胡洋带领的团队实现了大飞机机身数字化装配零的突破,效率提高百倍的同时,精度能达到毫米级。
作为领军人的胡洋,只是一个90后,他是如何做到的呢? 踏实沉稳,是很多人对胡洋的第一印象。然而,在刚参加工作时,他可不是这样。2014年,胡洋大学毕业后进入中航西飞公司,分配给他的工作让他心凉了半截。
胡洋:干手工活,主要就是制孔,当时肯定是觉得不甘心,屈才了吧。
心浮气躁的胡洋,最终付出了代价。在一次制孔的过程中,他在一个已经制过的孔上又制了一遍。
胡洋:我还觉得这没啥。这个两个孔就两个孔呗,修一修补一补也就能过来。
事后,师父严肃批评了胡洋,告诉他,飞机上任何一个小孔出现问题,都可能产生裂纹,久而久之,可能导致飞行中解体。他在笔记本上记下了这样一段话。
胡洋:后来想想这个事儿汗毛都竖起来了,每次翻开本的时候也是能够自我提醒一下,改掉毛毛躁躁的坏习惯。
经过这次教训之后,胡洋的性子慢慢沉了下来。不久后,为提高制造效率,中航西飞决定在运-20装配中启用数字化系统,胡洋被推荐加入了培训班。数字化装配涉及测量系统、自动控制和计算机软件等许多先进技术,是飞机制造的一次革命性变革。胡洋白天跟着专家在现场实践,晚上把白天的知识吃透、搞懂,找出问题,第天继续向专家请教,这样的循环模式他不知道坚持了多少个日夜。
胡洋:感觉挑战很大,每一天你都会接触到新的事物,都会接触到新的技术,所以说就强迫自己,不停地学习,不停地进步,现在想想,很感谢当初的自己坚持下来了。
坚持下来的胡洋,最终承接了运-20大飞机机身数字化装配任务。很快,第一次大考来了。2015年底,厂里第一次启用数字化系统进行机身调姿。
胡洋:第一次接手数字化装配的工作,内心是非常忐忑不安的,就是对自己心里没底,这个东西能不能做好。
调姿结束之后,厂里组织了几十人的专家团来对结果进行验收。
中航西飞机身装配厂厂长 陈勇刚:结果实际上是超乎我们预料的。他们实现了0到1的一个突破。
中航西飞机身装配厂单元长 杨理勇:比我们传统的一个是效率高,第二个的话就是说装配的精度。这一块的话完全是传统的手工所达不到的。不服不行啊。
七年时间,胡洋完成了从毛头小伙到业内专家的蜕变,一同蜕变的,是他头发的由黑转白。
胡洋:我是去年的10月30日结的婚,因为我头发白得比较多,有80%的人会问你?你结婚?你才结婚?你还没结婚?我说我是90年的。
让胡洋自豪的是,经他手装配的运-20,用一次次完美的表现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国家的重大任务中。
胡洋:每一次听到“胖妞”(运-20)的消息,作为它的亲历者,这种自豪感是无法用任何语言来形容的。作为一个航空人,我觉得非常幸运能够生在这个时代,同时参与这么重要的一个型号的研制,我想这将会是我这辈子唯一的一生的事业。
日复一日的努力
是为了克服毫米级的误差
年复一年的奋斗
是想让祖国变的更加强大
从毛头小伙到业内专家
从满头黑发到头发花白
这,就是一个“90后”的蜕变
也正是千千万万央企青年的蜕变
向大国工匠
致敬!





能够收藏一件好的文玩是一种缘分,很多朋友想入手文玩,可是因为了解不是很深,所以担心买到假货,您可以关注【微信号:5735363】,我们为您免费提供更多文玩资讯、鉴定等咨询服务。